6.0

2022-09-01发布:

国产一级牲交高潮片一白犬坟 1-4

精彩内容:

 第一

  盛夏時節關起門窗的收發室裏不僅悶熱如同桑拿間,更彌漫著男女交媾時特
有的腥臊和汗味,溫度與味道交織在一起形成了最原始的春情催化劑,讓拼命搖
著腰肢承歡的孫麗梅芳心狂跳,也讓滿身黑毛的老狸子情欲勃發,屁股聳動的如
同電動馬達似的。

  「幹爹你輕些……啊……好深……都頂到梅梅心尖兒了……啊……爹要弄死
閨女……啊呃……」

  上世紀八十年代學校裏使用的破舊掉漆木桌子此刻嘎吱吱的小幅搖曳著,米
粉色胸罩、肉色蕾絲內褲和挂著江南四中名牌的灰色教師西裝紛亂的扔在桌腿旁
的高跟鞋上,發絲紛亂的孫麗梅衣衫半裸的趴在那破舊桌子上,雪白的乳肉被女
人胸脯和桌面擠壓成兩團柔白面餅,在桌面上搓來揉去的,那赤裸白膩肩背上香
汗淋漓,點點滴滴的隨著有身後節奏的撞擊震動兒彙聚成溪,亮晶晶的順著脊背
上的淺溝蜿蜒流淌到她腰臀間的美人窩裏,然後洇濕了皺巴巴胡亂裹在腰間雪紡
絲絨襯衫和灰色筒裙,那嬌滴滴聲音隨著身後的撞擊,打著顫兒從鼻腔裏膩了出
來,聽的人心裏癢癢的。

  「騷蹄子,再把屁股撅起來些,爹給閨女你好好通通這小嫩屄,你那倆男朋
友也不行啊,瞧給我閨女憋的!」滿身大汗聳動臀部的老狸子咬牙切齒的抹了一
把臉上汗水,然後在幹孫麗梅孫麗梅屁股上濕漉漉的拍了一巴掌道,隨著孫麗梅
「啊」的一聲,那雪白大屁股上立時浮現起粉紅色的掌痕,孫麗梅皺著眉頭仰起
頭來,兩條肉絲長腿興奮地扭在一起。

  「啊……他們哪有爹這大雞巴……啊……啊……爹啊……梅梅的裏面只有幹
爹才插進去過……嘗過幹爹的雞巴……啊……梅梅……梅梅……才不要什麽男朋
友呢……啊……都是沒用的東西……兩個加……啊……加一塊……還沒幹爹……
爹一次弄……時間長呢……啊……」

  說到時間,老狸子猛然想起了什麽,擦了擦眼睑上汗珠,擡頭望了眼牆上的
挂锺,叁點五十二分。

  「嘩啦……咣當……」

  「哎呀……別……爹……你幹什麽……啊……人家看到了……快關上……啊
……」

  在孫麗梅的驚呼聲裏,被腥臊熱浪熏蒸的有些頭暈的老狸子嘩啦一下推開了
桌前的木窗,兩扇綠漆斑駁、陳朽不堪的木窗咣當一聲被推開,撞在了外面的紅
磚牆上又咣當咣當的彈了回來,幹燥的窗軸在夏日燥熱的微風裏發出吱呀呀的身
影。

  「沒事閨女,這點沒人,太熱啦,爹喘不上氣了,讓爹透透氣!」

  「那你先……啊……停一下……人家……啊……人家把窗戶……啊……挂好
……呃……別讓人……啊……注意……啊……」

  「好閨女,你挂,爹慢點,嘿嘿……」

  隨著室外微風湧入,孫麗梅深處雪白酥膩泛起雞皮疙瘩的手臂,顫抖的摸到
窗框角落裏的挂鈎,努力將挂鈎扣在木窗的扣眼裏,堪堪剛止住了那兩扇窗戶搖
擺的吱呀聲,隨著老狸子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後,室內又響起混雜著綿密的肌膚
撞擊、壓抑的嬌喘呻吟和桌角與地面刮擦聲的交配奏鳴曲。

  孫麗梅「啊」的一聲嬌呼,連忙將小手用力的撐在窗框下沿上,雪白小手的
手背上因爲用力支撐而青筋凸起,青蔥也似的手指緊一陣松一陣的摳住窗沿,另
一只手兒卻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兒,將原本放肆原始的歡樂呼喚壓抑回喉頭胸臆
之間,滿頭烏黑濃密的波浪秀發不經意間從窗口甩出了些須,在夏日的和風裏,
隨著某種讓人面紅耳赤的節奏抖動著。

  丁香社區的收發室是個一樓半的改造格局,收發室窗戶的高度從外面看去,
就像舊社會當鋪的櫃台一樣高的誇張,老狸子知道,即便是成年人若不踩個凳子
啥的,擡眼望去只能看見那扇破木窗和灰撲撲的室內頂棚,可身下孫麗梅心裏惶
恐羞臊如小兔亂撞,花徑裏的嫩肉都被嚇的有些僵硬痙攣的前兆了,將老狸子的
雞巴裹夾的快美非常。

  「閨女,你這屁股爹真是愛不夠,又翹又嫩緊襯,跟大洋馬似的!」

  「啊……梅梅就是……啊……是幹爹……的馬……幹爹想騎……啊……梅梅
就讓幹爹騎……啊……幹爹……閨女……啊……是教英文的……所以梅梅是……

  啊……洋馬……爹……一個人……阿……的……大洋馬……啊……「

  「那梅梅給爹說兩句洋文聽聽!」

  「oh……dady……a……i love dad……dad……fu
ck me……fuck……fuck……your daughter……」

  「啥意思?」

  「哈哈……土老帽!」

  「操,敢調戲你爹!?」

  「啊……」

  老狸子突然像挽著缰繩一樣狠狠抓住並拽起孫麗梅的烏膩青絲,孫麗梅後仰
到極緻頭頸已經可以倒看到老狸子那猙獰搖晃的表情,翹挺飽滿的小屁股隨著老
狸子的沖撞泛起陣陣肉浪,桌面下穿著開檔肉絲的美腿玉足被沖撞的頻頻脫離地
面,泛著白沫亮晶晶的淫液順著大腿內側流下,洇濕了襪圈後,順著絲滑的光澤
繼續流淌,直至到抽搐蜷起的腳趾處,在腳趾縫裏微微存蓄了一灘亮晶晶後才繼
續洋溢出來,在水泥地面上滴落成一小汪水窪。

  「啊……爹輕點……梅梅不敢了……梅梅說……爹……閨女愛死你了……啊
……肏啊……來肏你閨女……啊……」

  「操,這才乖,爹今天替你爸好好調教調教你,說,操我屁眼!」

  「啊?」

  「說啊!」

  「fucke my ass!」

  老狸子渾身遍布濃密的黑毛,尤其是胸口和臍下蜿蜒至腚溝的兩處毛發,那
烏黑毛發下是一身結實健美的能羞死一票健身房教練的腱子肉,一股子原始而野
性的力量感撲面而來,此刻老狸子那收縮緊繃的屁股蛋正緩慢的前後挺動著,一
邊大口呼吸適應著室外稍微涼爽的空氣,一邊打量著小區門口。

  丁香社區的入口是在一處相對偏僻和有些緊窄的小胡同深處,從繁華的馬路
上延伸到小區門口的,不僅有茂密蔥郁的梧桐,還零散的有些水果菜攤,最近門
口新來的易經文化攤位後,一個穿著傳統對襟馬褂的白發幹瘦老頭,一條雪白的
小狗從小區深處溜溜達達的跑了過來,蹲在收發室對面牆角下的陰涼裏,有些狐
疑的用鼻子朝收發室的方向聞了聞後,便扭頭滿懷期望的向社區門前馬路張望起
來。

  此時正值盛夏一天酷暑剛過的時刻,小胡同的深遠曲折將主幹路的嘈雜隔離
了許多,丁香社區這百十戶的微型社區此刻也正是人迹罕見得最安靜時候,那挂
攤後的老頭也猥瑣的靠在竹椅上打著瞌睡,鼻梁上兩片墨紅色的水晶鏡片遮掩了
那對深陷的瞽目。

  「老神棍,呸!」老狸子將目光挪到那瞽目老頭時,滿心不恥的啐了一口,
屁股沖撞的力道突然兇狠了起來,那青筋環繞黑粗肉棒又進去了一小截,粗壯的
龜頭深深頂入了孫麗梅的花心嫩肉裏,身下那孫麗梅不由得從自己捂嘴的手心裏
擠出了悶悶的哀嚎聲,兩條小腿條件反射似的從老狸子雙腿間勾了上來,黑絲足
跟結結實實正敲在老狸子的屁股上,卻仿佛是在鼓勵似的。

  那瞽目許半仙似乎感覺到了遙遠的敵意似的,睡夢中面容微微一側,那墨紅
鏡片正對著收發室窗口,仿佛正看著老狸子似的,不由得老狸子心裏突的打了個
冷戰,連帶著那沖撞的勁頭都有些弱了。

  愣了愣神的老狸子突然有些惱羞成怒,被一個江湖騙子給嚇了一跳,著實有
些丟人,隨即憤憤然的俯身壓在了孫麗梅背上,一只手抄到她胸前,將那雪白肉
饅頭抓在手裏大力蹂躏起來,另一只手抓住孫麗梅小腿擡到桌面上來,定了定神,
突然嗨的一聲吐氣發聲後,屁股蛋子像電動馬達似的連續而綿密的小幅度快速抽
插起來,邊抽插著邊俯身在孫麗梅耳畔惡狠狠的說道:「閨女,小屄給爹夾緊點,
爹給你來個法克麥愛死!」

  「啊?……呵呵……什麽嘛……是……fuck my ass……」

  「喏,這是閨女你自己要求的啊!」

  「啊!?不要……啊……」

  那孫麗梅捂住嘴下意識點了點頭後猛然意識到了身後男人要幹什麽,拼命的
搖起頭來,同時扭轉身子伸手向男人胸膛上推去,老狸子不爲所動,臀部猛地開
始癫狂聳動起來,壓住孫麗梅臀部大手迅速下移,在孫麗梅的慘叫聲中,猛的將
拇指插進那淡紫色的菊門。

  孫麗梅在菊門破處的劇痛下不由得挺胸擡頭檀口微張,雙手徒勞的向後揮舞
抗拒著,杏目圓睜下淚花也隨之紛飛亂舞,胸前乳房被老狸子粗暴的揉捏著,乳
肉在指縫間溢出雪白的飽滿欲裂和青色蚯蚓痕迹,粉嫩的乳頭在老狸子揉搓的指
尖中倔強的堅挺著、抗爭著,那粗硬的黑雞巴劇烈而高速的在孫麗梅曲折蜿蜒的
花徑裏穿插起來,寬厚的龜楞進出間反複的刮擦著花徑淺淺處微麻的穹頂,刺激
的花徑深處突突的放出一股股濃郁腥味的春潮出來,潤滑著黑雞巴的炙熱的粗壯,
那低垂的黑絲玉腿緊緊的反勾著,肌肉僵硬的小腿肚子隨著抽搐無意識的連續敲
打著老狸子的屁股。

  「閨女,看爹多疼你,先用手指給你通通屁眼,你幹媽當年啥也沒準備,爹
直接就給她把菊花開了,你幹媽屎都讓爹給操出來了,哈哈!」說著拇指內彎,
勾住孫麗梅的屁眼就往上提了提,疼的孫麗梅兩條腿懸空亂踢亂蹬,口中求饒道。

  「啊……爹……不要……疼疼……疼……啊……別摳……別摳閨女了……摳
壞了爹就沒屁眼操了……啊……」

  孫麗梅被老狸子緊緊地壓在身下絲毫不能動彈,此刻結結實實的承受著老狸
子的撻伐宣洩,那次次入底的沖撞和菊門的痛楚交加糾纏讓孫麗梅快美的幾乎喘
不上來氣了,花徑裏抽搐收縮一陣緊似一陣,手上卻緊緊的捂住自己幾欲呐喊出
來的嘴兒,噴薄的快感和凝滯的呼吸,讓孫麗梅眼見著憋得眼睛瞳孔上翻,幾欲
昏迷過去。

  「操,真不禁弄!」老狸子眼見孫麗梅春潮將至,便微蹲馬步抽出那摳著屁
眼手,將雙手掐住孫麗梅屁股兩側,開始穩穩的一下一下撞擊了起來,但每次撞
擊到盡頭胯部還貼在孫麗梅的屁股上隨即的畫起各種半圓來,用龜頭抵住研磨孫
麗梅那團油潤彈韌的花心子嫩肉,每一次撞擊和研磨都將孫麗梅蘇爽的失魂落魄,
醉人的紅潮迅速從孫麗梅腦後蔓延至後背,倆條黑絲美腿在一次次撞擊下漸漸向
後反勾了起來,角度怪異的像蜻蜓翻卷的尾巴似的。

  孫麗梅捂住嘴的小手也松弛耷拉下來,胸腔裏撩人的呻吟在窗口飄蕩了出去,
愈來愈高亢,引得街對面的許鐵嘴從睡夢中突然驚醒,立起身子側耳朵傾聽起來;
對面那小白狗擡頭看向收發室窗戶,不滿的嗚嗚了兩聲後,便繼續眺望向門前。

  「爹啊……」孫麗梅猛地擡起頭叫了出來!

  孫麗梅雙手溺水似慌亂的四下揮舞亂抓著,下身花徑裏猛然收縮,緊緊握住
老狸子粗黑的雞巴。

  老狸子心道不好,這孫麗梅高潮的時候向來口無遮攔,這一嗓子出去,街上
可就熱鬧大發了,連忙反剪了孫麗梅雙臂,胡亂抓過桌子上一團布料匆忙塞進了
孫麗梅的口中。

  戛然而止的高潮嚎叫聲和如遭電擊的劇烈快感同步襲來,老狸子身下的雪白
肉體在嗚嗚悶哼聲裏劇烈而不受控制的抽搐起來,孫麗梅頭抵在桌面上雙手用力
攥住自己的胸脯乳肉,後背像蝦子一樣弓起來,臀部拼命向後抵住老狸子胯部的
同時交疊糾纏腳跟也死命抵住老狸子的屁股,孫麗梅緊裹著雞巴的花徑縫隙裏一
泊一泊的劇烈呲射出透明腥膻的汁液,汁液噴濺在老狸子皺巴巴卵蛋上的力道之
大,疼的老狸子都微微皺起眉來。

  見孫麗梅高潮到了,老狸子便緩了抽插頻率,慢抽輕插的同時摩挲撫摸著孫
麗梅的腰乳,抽空伸手在孫麗梅胯下掏了一把,一邊將濕津津的手伸到孫麗梅嘴
邊將那團破布摳了出來,一邊得意的將嘴貼在孫麗梅耳邊柔聲道:「梅梅怎的這
般不禁事啊,才這幾圈打下來就要投降?」

  那孫麗梅趴在濕漉漉的桌面上,將手從嘴邊拿下,劇烈的喘息著,老狸子借
機將沾滿了孫麗梅騷水的手指伸進了孫麗梅口裏,那孫麗梅邊下意識吮吸著老狸
子手指邊平複著氣息,半晌才平複下來,幽怨的回頭瞪著老狸子,低聲嗔道:
「啊……爹你塞得什麽……啊……呸呸呸……你個老東西……拿你的破褲衩堵梅
梅的嘴……有你這麽不曉事的爹麽?人家……啊……好心來看看你,進屋就給人
家按到桌上……這通折騰……啊……早知道梅梅就不來了……憋死你個老不修得
了!」

  老狸子笑眯眯的將嘴湊過去在孫麗梅孫麗梅嘴上吻了下去,粗粝的舌頭撐開
了孫麗梅齒縫闖了進去,勾住孫麗梅香舌撕纏了片刻,手上和雞巴上使出了輕柔
挑逗的水磨工夫後,哄得孫麗梅孫麗梅面紅耳赤通體舒泰後才柔聲嘉許道:「還
是我閨女貼心,這好身子真讓爹稀罕,怎麽肏都肏不夠,梅梅你就是爹的寶貝啊」

  孫麗梅扭回頭媚眼如絲的看著老狸子,深處粉嫩舌尖在上唇緩緩掃過,用臀
部微微頂了頂身後道:「那爹就趕緊來再愛愛閨女啊,閨女的小鮑魚裏面還有些
癢呢!」

  老狸子笑道:「你個妮子每次都偷懶,爹還沒射呢你就洩的跟軟腳雞似的。」

  「呸呸呸,怎麽說話呢,誰是雞啊!?我要是雞,爹你就是狐狸,天天惦記
偷吃雞!」孫麗梅嗔怪著回手拍了一下老狸子的屁股。

  「嗯,爹可不惦記梅梅呗,爹恨不得天天把我家梅梅挂在雞巴上才好呢,早
一天將爹的大雞巴全都插進梅梅嫩逼裏!」說著老狸子用胯部向上頂了頂,沈浸
在孫麗梅花徑裏昂揚向上的大雞巴穿透至底,深深地頂入了孫麗梅花心子裏,孫
麗梅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頂的眉頭緊鎖、雙眼上翻、雙腿一軟,忙不疊的伸手扶
住桌沿。

  孫麗梅身子顫巍巍向上用力掙開些須後,柳眉倒豎的在父親老狸子的腰眼裏
狠狠地掐了一把,道:「爹的雞巴那麽長,要都插進來還不把梅梅心肝兒都操穿
了,哎呦,啊,爹你壞,啊……」

  隨後身子猛的懸空,驚呼中,老狸子已經將孫麗梅臉朝外的抱在自己懷裏,
雙手托住孫麗梅大腿根部做給嬰兒把尿狀,孫麗梅忙慌手慌腳的反手勾住老狸子
脖頸,老狸子抱起孫麗梅在室內,故意一顛一顛的走了起來,孫麗梅上半身的重
量便完全落在老狸子的雞巴上,顛簸起伏中,不僅胸前那對雪白大饅頭顫巍巍的
甩動起來,下身花徑裏那根粗燙的黑雞巴抽插間重重的刮著花徑裏靠向肚皮的一
側,那處正是孫麗梅花徑裏酥麻肉窩所在,刮的孫麗梅快感一陣強似一陣,電流
般的快感從雙腿間向上,自脊梁直上腦後,電的孫麗梅腰身酥軟,全靠老狸子緊
緊托住自己大腿才不至于摔在地上。

  「汪汪汪……」

  外面突然傳來小狗興奮的叫聲,老狸子神色一變,臉上滿是期待中夾雜著興
奮、刺激的扭曲感,低下頭對孫麗梅道:「噓,閨女,別出聲!」

  孫麗梅還以爲老狸子是在和她繼續玩什麽刺激遊戲呢,慵慵懶懶的膩聲道:
「爹的肉棒好厲害,人家忍不住要叫的嘛,哎呦,不要,嗚嗚……」

  卻是老狸子又將那團好幾天沒洗的破內褲又塞進了孫麗梅的口裏,孫麗梅皺
著眉頭掙紮著去扒嘴裏的內褲,卻又被老狸子再次反剪住雙手,刺啦刺啦聲中,
已是用案頭快遞膠帶纏住了她的雙手,孫麗梅憤憤的用腳跟不輕不重的在老狸子
大腿上踢了一腳,身子在桌面上像尾大蛇一樣扭來扭曲。

  老狸子一把將幹孫麗梅的腦袋按在桌面上,將垂在窗沿外的頭發扒拉進來,
另一只手匆忙的抻平了背心上褶皺,低頭抹撒平順了頭發,同時惡狠狠的低聲威
脅道:「來人了,別鬧,再鬧老子一家夥幹穿你的騷蹄子的小屄」

  幹穿小屄什麽的是平日裏這對假父女戀奸情熱時常說的助興之語,孫麗梅倒
也不怕,卻是誤以爲此刻有人要進這收發室,若被別人看到自己的這番模樣,以
後還有什麽臉面爲人師表,那可真是羞臊死人了,慌亂之下孫麗梅扭動著身子掙
紮著要去穿衣,卻被老狸子重重一掌拍在屁股上,道:「怕啥?門鎖著呢,沒人
進的來!」

  孫麗梅聞言側頭看了看收發室的門鎖,見裏面反鎖著並插著插銷,這才放下
心來,眼珠轉了轉後,扭頭媚眼如絲的看著老狸子,一邊用喉間低低的膩哼著,
一邊用小腹裏用上暗勁夾緊老狸子的肉棒,搖晃腰肢上下擺動著屁股。

  老狸子贊賞的在孫麗梅乳頭上扭了一下,臉上卻是擦著汗探出頭去向外面打
著招呼道:「溫老師回來了啊!」

  孫麗梅側耳聽到外面回了聲:「黎叔您好,是啊,下班了,小凡,快問黎叔
好!哎……你這孩子!」

  窗外那聲音極是溫柔動聽,好似黃莺初啼般悅耳,同時感到下身花徑裏插著
的那根肉棒兒此時突突的挺了兩下,肉棒不僅驟然間粗壯了些,而且更加滾燙了
起來,孫麗梅心頭恍然,這老不修哪裏是搞什麽情趣才開著窗戶,原來就爲了再
等這女人回來,心頭不由醋意泛起,此刻故意扭動身子將桌子在地上蹭的嘎吱吱
作響。

  老狸子知道孫麗梅心思,連忙將身子用力向前牢牢抵住孫麗梅屁股,同時伸
手按住孫麗梅脖頸,不讓她再耍小性,結果挪動間桌子重重撞在牆上,發出聲大
大的聲響。

  「黎叔,怎麽了?您沒事吧?」

  「沒事,沒事,桌子腿歪了,我回頭修理修理它!」

  孫麗梅雖然不太介意男女之間那些事,但是喜歡的男人正在插著自己嫩屄的
同時卻在和另外一個女人眉來眼去,那根鏖戰了一下午的大肉棒此刻更是在自己
腔膣花徑裏搖頭擺腦的展示出了以往從來沒有過的蓬勃昂揚,嘴上居然還說回頭
要修理自己,頓時讓孫麗梅不由得又氣又惱,淚水頓時奪眶而出,點點滴滴的落
在桌面上。

  女人上半身雖然不再掙紮,但小腿卻惡狠狠的一下一下踢著老狸子的小腿,
弄得老狸子身子微微有些搖晃,倒也有些尴尬。

  「嗷嗚……」窗外那小白狗瘸著腿一蹦一蹦的繞到溫岚身後,穿著修身瑜伽
服、運動鞋、挽著丸子頭的溫岚皺著眉頭屈膝將那小白狗抱在懷裏,愛惜的撫摸
著那白狗,梧桐樹葉間灑落的陽光落在溫岚身上,一股仙子出塵的清麗美感撲面
而來。

  小白狗在溫岚懷裏顯得極爲興奮和親切,吐出粉色的舌頭舔著溫岚的手心,
似乎反倒是在安慰女主人似的,那剛踢了小狗一腳的男孩擡起頭來,鄙夷的瞥了
一眼過度熱情的老狸子,「哼」的一聲狠狠的將書包掄過肩頭,自顧自像小區裏
走去。

  「小凡……哎,你看,黎叔,真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

  「沒事、沒事,小孩子嘛?」老狸子探出頭去居高臨下的陪笑道,眼神卻是
溜溜的趁著溫岚望向兒子的機會,在那飽滿酥膩的胸口處狠狠剜了幾眼,臀部卻
發洩似的偷偷聳動了幾下,撞得孫麗梅花徑深處好生難受。

  對于女人,老狸子有著尋常人難以企及的敏感和經驗,老狸子的理論裏,美
人如馬,風韻在骨,溫岚就是那種初看並不驚豔,但是越看卻越吸引人的,那種
骨子裏流露出迷人風韻的佳人,勻稱修潤的身材,纖細而線條流暢頸、腰、腳踝,
充滿活力的潔白肌膚和優美流暢的曲線,再加上微笑間微微漏出的粉嫩牙床,便
洋溢出一股讓任何人都想親近的親切感和接觸清麗佳人的陶醉感。

  而爲人處世的分寸掌握,更是讓身邊人都對溫岚交口稱贊,若不是已早早嫁
做人婦並生下兒子陳凡,溫岚身邊的追求者恐怕可以說是車載鬥量了,可是自從
丈夫叁年前支援邊疆車禍過世後,有些雄性追求和獵豔的心思又活泛了起來,這
其中也包括老狸子。

  老狸子某次在城市裏的驚鴻一瞥後,便千方百計打聽到了溫岚住所,特意讓
幹閨女孫麗梅陪社區街道辦主人深夜在辦公室裏做了幾次頭發,才爭取到這個僅
有百十戶人口的微型社區收發室打更工作。

  「黎叔,我的快遞到了嗎?」溫岚仰頭問道,兒子最近喜歡上了幾款國外的
球鞋,溫岚特意從海外代購那裏給兒子訂了一雙。

  「到了,到了,溫老師您稍等,我給您拿……您家這小狗真乖……每天快到
點就在這等你們娘倆回來……啊……誰都叫不走啊。」老狸子縮回身子後,心裏
回味道,這女人的乳房才是極品,翹挺飽滿,而且裏面肯定是粉櫻桃的乳頭,若
是能讓自己開發開發,這乳房還能再大上兩個罩杯,到時候,嘿嘿……

  心中想著,手上卻是抓過孫麗梅的臀部,將孫麗梅幻想做溫岚,大力的抽插
了起來,一時間桌子咣當咣當的撞在牆壁上作響,到好像真的是在翻箱倒櫃給溫
岚尋找包裹似的,其實那包裹早就被老狸子找出來放在桌子邊上了。

  「呵呵,是啊,我們虎子是聰明夥,雖然是撿來的小串,但是也很懂人性呢,
這些年家裏也多虧了有這麽個小東西了……」

  半晌,老狸子滿頭大汗的探出頭來,拿出一個包裹來,問道:「溫老師,您
的快遞單號給我看一下!」

  溫岚微微疑惑老狸子爲什麽不看快遞包裝的信息,卻問自己要,禮貌驅使下,
還是擡手將手機上的二維碼和訂單信息舉給老狸子看。

  那老狸子就是要溫岚舉起手來,探頭向下假裝去看手機,視線實際卻是越過
手機,順著溫岚微微隆起的領口縫隙,向雪白酥胸溝壑裏望去,老狸子眼賊,一
瞥間發現溫岚彈力瑜伽服在胸部曲線的頂端似乎有兩處微微凸起。

  「她沒戴胸罩,現在衣服裏是打真空的,那下面呢,是不是也沒穿內褲呢?
哎呀,窗戶要是矮些就好了!」老狸子胡思亂想間微微一愣,盯住女人胸部的視
線被溫岚無意間發現了,溫岚立刻紅著臉側過身去,並收回手,口氣有些明顯距
離感的說道:「黎師傅,看清了嘛,是我的包裹嘛?」

  「是……啊……」

  「咣當、咣當、咣當……」

  溫岚詫異的看到老狸子滿頭大汗的閉上眼睛哆嗦了幾下,然後收發室裏桌子
摩擦地面和撞牆聲劇烈的響了幾下,那手僵硬的伸直了片刻後,才顫巍巍的低了
下來。

  拿到了包裹的溫岚道了聲謝,轉身離開,直到進入樓道裏,滿心狐疑的溫岚
才將鼻子湊到老狸子拿著快遞手印的位置,一股似若有若無、淡淡的、多年未曾
碰觸到的腥膻味道。

  難道是……自慰?

  溫岚突然覺得臉上有些發燙,心裏暗暗啐道,這人,真是的。

国产一级牲交高潮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