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连续中出怀孕在线视频八荒殿 (01~02)

精彩内容:

第一章 八荒殿

  故事發生在公元2049年的冬季,這裏有一座漂浮的大陸,從天空俯瞰,大陸
的顔色有八種,彩虹色和黑色。當你凝視黑色時,你會感到安甯、寂靜,還有一
點點睏意,想要在黑色裏做一個永恆的夢。

  這時黑色裏有了兩點亮光,是那樣的耀眼,彷若星辰,原來這兩束光是一個
人的眸子。我終于醒了,男子頭有些痛,揉了揉眉心,好像想起來什幺,在好似
永恆的甯靜中發出的了第一個聲音,“狐”話音未落,“狐”出現了。

  “主人您醒了?”“狐”的眼淚流淌在她潔白細膩的面龐上。

  “恩,醒了,我是不是睡了很久?”

  “狐”趕忙擦乾眼淚不想讓剛睡醒的主人看到,“是的,自末法時代到現在
有2000多年了。”

    “2000多年了啊”男子凝視著“狐”,不由得悠悠的說著,“你還是這幺美,
真好,穿著我最喜歡的紫衣”,男子又環顧了一下四周,“我的八荒殿也沒變樣
子,多虧了你啊。”

    “狐”破涕爲笑,陷入黑暗的八荒殿像突然有了陽光和鮮花,因爲“狐”在
主人的眼中是“美的”,這讓她很高興,2000多年的守候和等待,都隨著這句話
雲淡風輕。

  能被男子稱爲美,那是什幺樣的一種美?

    “狐”在神魔時代就是最美麗的“狐仙”,雖是“狐仙”,但其實她是人而
非狐,只是被當時人間戰亂的棄嬰,被一法力高強的“女妖狐”偶然遇到,本想
運氣好吃了這個襁褓中的嬰兒,沒想到剛要下嘴的時候,嬰兒“咯咯”的笑了起
來,猶如置身陽光和鮮花的幻境裏,尤其是嬰兒的一雙眼眸,深深的紮進了“女
妖狐”的心裏,讓她微微一顫,讓她想到了“星光”,“女妖狐”合上了嘴,也
翹起了嘴角,不用細看也知道了這個嬰兒是一個女嬰,還是一個天賦異禀的修道
胚子,而且美的如此動人心魄,更是修煉狐類仙法的美人胚子。

    男子見“狐”笑了起來,也抿嘴笑了起來,男子走進了“狐”,左手牽住了
“狐”凝若膏脂的手,右手拇指在她如玉般的臉龐上輕輕摩擦了兩下。

    “狐”的臉立馬如胭脂紅一樣,低下了頭,喏喏說了聲“主人,還沒穿衣兒。”

  男子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笑了笑,鬆開了“狐”,背過身去,“狐”的手中
出現了一身中山裝,給男子穿上。

  男子穿好後轉過身,在“狐”的旁邊施展了一個“空氣鏡”的小法術,看著
鏡中的自己很疑惑,又扭頭看了看“狐”。

  “狐”見狀掩嘴又笑了起來,說到,“主人,這是人間世界這個時代流行的
服飾。”

    男子抻了抻衣角,感覺不如以前穿的白袍舒服,不過挺合身,先穿著吧,既
然“狐”給我醒來準備的第一套衣服是這個,必然有她的用意,不過還是說道
“我穿著這個怪“袍子”,你卻穿著

  我們那個時代的紫衣,是不是有點怪? ”

    狐吐了吐舌頭“不是爲了讓主人第一眼看到穿紫衣的我嘛,那我也換一身現
代的衣服喽”,“狐”原地轉了圈,身上的紫衣變成了“白色雪紡襯衫和黑色镂
空紗裙”,隨後白皙的胳膊和筆直的大腿在主人面前晃了晃,晶瑩剔透的玉足也
挑逗般的摩擦著男子的腳。

  男子笑了笑,說道“又調皮,我可是睡了2000多年,小心我把你吃掉”。

  “狐”舉起雙拳在胸前,跳著說“好啊,好啊。”

  男子趕忙說“你知道時候未到。”

  “狐”有些失落,“恩,我知道,主人的情劫一直未過,不能永恆。”

    “是啊,情劫、情劫,你知道,我從未把你當侍女,也由得你叫我主人,但
是情劫未過,我終不能與你永恆在一起,即使我掌握了時間和空間的法則,躲過
了末法時代的諸神的黃昏,現在看來這個世界,只剩下你我兩個仙人,我需要利
用我創造的八荒世界和現實世界來渡情劫。”

    “狐,你還是叫我星子吧,不要叫我主人了。”

  “不,我就喜歡叫你主人,主人,只要你能渡過情劫,不論做什幺,我都支
持你,我知道你的心在我這。”狐眼神堅定的說。

    “就是因爲我的心在你這,我才無法真正渡過情劫,我需要把心拿回來,在
兩個世界曆情劫後,再心甘情願的把心給你才算真正的度過了情劫。”星子無奈
的說道。

    “那好,其實在主人沈睡的2000多年,我也在幫主人想辦法,也知道主人說
的辦法是唯一的辦法。在等主人甦醒的過程中,我經常觀察現實世界,現在的人
類變化真是大,主人你看到一定會很驚訝,而且現在人類有百億,有許多貌美女
子適合主人渡情劫,只需從現實世界挑選合適的女子移到八荒世界,設定一個遊
戲規則,想來主人的情劫一定能過!”

  “恩,想法很好,你說的規則我也想好了,只是這個過程對于你來說有些痛
苦,你準備好了嗎?”

  “狐”凝視著星子,眼神堅定的點了點頭,目光對在了一起,倆人的眼睛是
如此之像,就像天空中挨著最近的兩顆雙子星。

  星子抱住“狐”,輕輕的吻著她的額頭,閉上了眼睛。

  這一吻蘊含了萬年的深愛,星子緩緩睜開了眼,鬆開了“狐”,平靜的看著
她,“紫璐,我的心回來了。”

    “狐”也就是原名“紫璐”的她,在聽到這個稱呼的時候,她就知道他不再
是他了,她有些傷感,不過還是堅強的說到,“是的,主人,等候您的吩咐。”

    星子邪邪的笑了起來,慢慢的走出了八荒殿的大門,來到了光明的世界,紫
璐慢慢的跟在他的後面,雪白的腳丫在黑色的八荒殿裏耀目生輝。

             ————————————————————

    星子站在八荒殿的門外,俯瞰大地,原來八荒殿是一座金字塔形狀,通體由
黑曜石打造,而八荒殿又建在一座萬米神山上,位于八荒世界的正中心,其他赤
橙黃綠青藍紫七塊大陸圍繞在黑暗大陸周圍,七塊大陸上沒有生物,沒有植物,
沒有建築,只有山和水,一切都是空白,等待著世界的主人按心意去創造。

    星子滿意的點了點頭,“紫璐,這些年你把我的世界打理的很好,一切還是
我原來喜歡的樣子,不過現在的我也不是我了,現在讓我們一起來創造新的世界!”

    “我要把七魄化身七個男人,每個男人有一個缺點,分別是傲慢、嫉妒、憤
怒、懶惰、貪婪、淫欲和暴食,但他們每個人都會主宰一塊大陸,我的本體會去
現實世界挑選心儀的女子,黑暗大陸就繼續由你來打理了。”

    話音剛落,星子的身後出現了七個同樣的“星子”。

    “用你的幻術把他們的容貌體型變成不同的樣子吧,外觀憑你喜歡,區別要
大一些。”

  紫璐點點頭,凝視著七個人,手訣變化了七次,出現了不同的七個人。

    星子轉身看了看他們,微微一笑,“你的喜好真是很特別呢,估計以後的姑
娘們會很驚喜吧!哈哈!”

    “好了,下面我要看一看這2000年的世界到底經曆了什幺。”星子施展起
“鏡花水月”的法術,掌握時間和空間兩大最強法則的他,幾乎無所不能,“這
2000多年,這個世界還真是精彩啊,有些我也感覺有意思的時代、國家和人物,
現在這個時代的科技最發達,恩,是科技,還發明了核這種厲害的武器,不過放
在神魔時代也就是一個大範圍的毀滅術,科技最先進的國家居然是這個島國,真
的很有意思,尤其是這個國家上的民族和女人,那幺,我的第一個分身就叫龍崎
吧,以這個國家爲原型建設赤大陸,看你的了紫璐。”

  紫璐隨著星子的話也在思考以前她觀察島國時的印象,其實她感覺這個國家
的人最適合“淫欲”,不過“傲慢”的缺點也很突出,她不再耽誤,開始施法,
只看見赤大路上開始出現有瓦屋面、石台基、翼角屋頂、朱白相映色彩的房屋,
出現了宏偉莊嚴的佛寺、塔和宮室,普通住宅和神社,接下來是有某蘑菇頂的雪
山,有開滿漫山遍野的櫻花,有冒著地熱的溫泉,還有一座大型的科技城市。

    紫璐做完這些,也擦了擦額頭的香汗,施展法術一次創造這幺一塊大陸的幻
像對她來說也是十分困難的,尤其是在不懂法術的人看來,這些幻象和真實世界
沒有區別。星子看著紫璐擦香汗的動作,心髒不由得猛烈跳動了一下,但眼神仍
是平靜的,又繼續看她創造赤大陸。這個創造的過程持續了2 個小時後,基本上
成型了,在那個島國的原型上更加增強了科技感。

    星子滿意的點點頭,對紫璐說,“這樣已經很不錯了,這個國家我也了解的
差不多,是時候下去挑選合適的人來上了,龍崎你先去赤大陸吧,到那以後,你
就會忘了這裏的事,成爲一個全新的人,之後你的一切行爲都與我無關,不受我
得控制,但是我很期待你的表現,因爲你是我渡情劫的一部分,去吧。”

  龍崎看了一眼星子,彎下腰“嗨”了一聲後就消失了。

  星子看著紫璐,“我也下去了,上來的人還需要你來考驗,到時候第一個人
來的時候我會告訴你怎幺做,你還有什幺想說的嗎?”

    紫璐看著她,雙手交叉在腹部位置,她很想上去抱住星子,親吻他,不讓他
走,但是她不能,她告訴自己,對于2000年的等待,這點時間的考驗應該很快就
過去,只要渡過這一劫,我們就能得到永恆,她紅著眼望著星子,搖了搖頭“沒
有了,我會盡力配合你,但是我有一個要求,你能不能在走之前親我一下?”

    隨後紫璐閉上了她的雙眼,兩雙雪足不安的疊加在一起,等待著。

  星子看著楚楚可憐的她,心很平靜,沒有心動,“這個吻就當我先欠你的吧,
等我回來!”

  星子轉身不再面對紫璐,他眼眸閃耀著星光,身影也在一片星光中消散而去!

  紫璐終究是沒有等到那個吻,淚水在星子消失後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她慢慢
的蹲了下來,雙手抱著膝蓋,默默無聲。


                           第二章 下人間

    月明星稀,星子的身影在一條夜色朦胧的小巷中,他睜開眼睛,看了看腳下
的地面,用腳踩了踩,又看到地面上繪有民族特色浮世繪的井蓋,他擡起了頭慢
慢走出了小巷,沿著大路慢慢的走著,欣賞著街道兩旁的店鋪,每家店鋪門楣處
挂著燈箱,上面是“司、亀、鶴、樂山、千華、六本木”等字樣,每家店鋪都是
一個很小的房間,大門對外敞開,房間的正中端莊的坐著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女
孩子的旁邊坐著一個上年紀的大嬸在招向外看著,時不時的像過路的人招招手。

    星子看到裏面的女孩大多很漂亮、很年輕,有些女孩會穿學生裝、護士服、
蘿莉裝,也有的把自己打扮得像公主或女王,還有畫上濃濃的煙熏妝向只妖怪。

    星子在一家名爲“櫻”的料亭(高級飯店)門前聽了下了,他在鏡花水月裏
了解到,這是一個藝伎管,他對臉上塗滿白粉的女子産生了好奇和興趣,慢慢的
走進了門裏。

    星子看到在入口處,排列非常整齊的木屐,旁邊的大玻璃窗上挂滿了寫著藝
伎名字的小木牌,很是規整和井然有序,最上面的是一名叫做“櫻”的木牌。

    門口還站著一名穿著島國傳統禮服的男子,正向星子鞠躬,用他本國獨特的
語言說著“歡迎觀臨”,同時,右手管內方向擺動,請星子進去,星子用眼角撇
了撇他,也用島國語言說著“請帶路”,學會一門語言,對于一位上古仙人來說,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隨著倆人逐漸深入,可以漸漸聽到尺八、叁弦琴、島國筝等樂器發出的富有
節奏感的音樂。侍者拉開了木門,星子走了進去,找到一個空位跪坐了下去,他
看到前面舞台上正有一名女子在跳舞蹈,舞台背景是一顆繪有巨大粉紅櫻花的樹,
舞台上方還有櫻花花瓣不停的掉下來,女子就在這櫻花雨中翩翩起舞。

    女子雖然面部都是白色,但眼角卻點上了紅色,加上紅色的嘴唇,顯的很妩
媚,女子頭上盤著高高的髮髻,髮髻裏插著六把不同顔色的金屬髮簪,隨著燈管
閃耀著別樣的光芒。

    女子扭動的著她的腰身旋轉著,婀娜嬌小的身姿顯示出她還很年輕,腰間的
兜布也表示她還是一名“舞子”,沒有男人佔有她。她的手不時做出各種撩人動
作,目光也時不時落在在場的客人身上。星子看到她看了他一眼,他發現女子的
目光很乾淨、很安靜,竟然這躁動的音樂格格不入。星子慢慢笑了起來,她在跳
舞的時候想的是什幺呢?星子很好奇。

  星子問侍者,“這個舞子叫什幺名字?”

  侍者說,“她是櫻,是我們這個地區最有名、最漂亮的舞子,我們館也是以
她來命名的。”

  “那接下來的表演,我想請櫻小姐在我身邊陪侍。”星子對著侍者說道。

  “櫻小姐每晚只陪這裏最尊貴的客人。”侍者低眉恭敬的說道。
 
    “身份我不方便透露,賞錢的話我會比出價最高的客人多兩倍,你去安排吧。”
星子不耐煩地回答道。

  “嗨,我這就去請櫻子小姐。”侍者鞠著躬向後面慢慢倒退去了後台。

  這時又有穿著和服的美麗女子上台進行表演,館裏想起了溫厚婉轉,抑揚頓
挫的島國歌謠,星子閉著眼享受著這美妙的歌聲。

    過了一會,他聽到前面有輕輕的腳步聲正朝著他走過來,原來是櫻真在慢慢
的踱進他的身旁,跪坐在他的旁邊,低著頭不敢看他,因爲櫻剛才在與這名客人
對視的時候,就發現了他與其他人的不同,不單單是他身上穿著中山裝,還有他
那璨若星辰的眼睛,她不敢看他,她怕她所有的秘密都會在這雙目光中暴露出來。

  星子好像知道她不敢看他,用法術在眼眸上遮了一層霧氣,稍稍收斂了他那
奪人的目光。 “擡起頭來,我沒那幺可怕。”星子語氣平靜的說道。

  櫻慢慢擡起頭,看著他,“恩,好像剛才是錯覺?現在眼睛沒這幺亮了。”
櫻悶悶的想著。

  櫻的手上確實不停,她的手未飾脂粉,很細很長,蔥蔥玉指,細看下很透很
白,她的手拿起茶壺和茶杯,爲星子倒茶。

  星子接過茶杯,故意用小手指輕輕碰了櫻的手一下,只見櫻身體微微一顫,
但茶杯的水並未灑出來。星子笑了笑,想到,“這個荒淫的國度,還有如此乾淨
的女子嗎?是什幺原因呢?她的眼神總是很平靜,但是透著一股倔強的感覺,看
來,我下人間,遇到的第一個女子就很有故事啊,讓我慢慢來揭開她。”

  歌曲進行到尾聲,茶也喝得差不多了,星子很享受這個過程,但他最在意的
還是這個女子。

    在演出結束時,他悄悄搓了下手指,旁邊看著很闊氣的武士裝扮的肥胖男子
身上的一厚打鈔票就出現在了星子的手中,這是很簡單的一個“空間轉換”小法
術而已。

    付了茶資,星子走出了料亭,將自己的身影隱身在其他空間裏,別人看不到
他,他卻可以看到別人,他在等櫻,他要近距離的觀察一下她的生活,她的故事。

    料亭門前開了一輛英菲尼迪轎車,櫻子走出來上了車,這時的櫻子已經脫掉
了和服換上了一身清醒靓麗的服飾,白T 恤和裙子,高高的髮髻也放了下來變成
了瀑布般的長發,這一身打扮像極了鄰家初長成的女孩。

    星子微微一下,身影一閃 跟了上去。

  車子速度很快,不一會就開出了市區,向郊區的山上開去。他看到了漫山遍
野的櫻花,夜晚並不能阻擋星子的目光,白天和黑夜對于星子來說,只要他想看
沒有什幺區別。

  車子停在了一棟別墅的門前,門前左右還有兩顆高大的櫻花樹,門前都是被
風拍打下來的櫻花瓣。櫻子下了車,看了看櫻花樹,又看了看大門,歎了口氣,
還是走了進去。

    “父親,我回來了。”櫻子在門口脫了鞋子,穿著白色長筒襪走進屋裏,這
是她的父親矢村走了過來,“櫻子回來啦,快讓父親看看,今天是不是累到了?”

    矢村用色瞇瞇的眼神不住的打量著長筒襪和裙子之間露出來的白皙皮膚。

    “還好,和往常一樣,就是今天碰到一個很特別的男人,穿著中山裝,好像
是從海那邊過來的,我今天陪得他。”櫻子好像故意沒有看到父親炙熱的眼神,
平靜的說道。

    矢村皺起了眉頭,“很特別?那邊的人能有什幺好東西?”他頗有醋意的說
道。
    
    “恩。”櫻子沒有接話,“父親,我回屋裏了。”

  “好好休息吧,我的好女兒。”矢村看著櫻子說道。
  
    星子聽到櫻子居然可以提到了自己,摸了摸鼻子,又注意到他的眼神,感覺
這個男人有問題啊,閉眼冥想了一下,發現矢村不僅是櫻料亭的主人,還是一家
著名日本成人影視公司“Body-Frist”的創始人,因爲櫻子天生麗質,把櫻子打
造成櫻料亭的明星,櫻子也不負重望,一經出道,就受到各界名門富商的喜愛。

    矢村此人很好色、很荒淫,兩家公司的藝人和下屬,很多成爲了他的玩物,
他本想在櫻子18歲成年以後,把“他自己”當做櫻子的成人禮送給他,他的慾望
也在隨著櫻子越來越美麗而愈加強烈,就在櫻子成人禮正要付諸行動的時候,櫻
子卻堅決不從,威脅他要自殺,即使自殺不成也再也不會去櫻料亭演出,爲他賺
錢。

    矢村在各種威逼利誘下,也沒有成功的騙得櫻子的身體,這讓他大恨,但他
始終沒有放棄,更是不掩飾他赤裸裸的慾望。

    星子在觀想裏看到這裏,睜開眼看了矢村一眼,“醜陋的島國人,有悖倫理,
不過也說明這裏真是色情的天堂,沒有倫理道德的約束,我就再看看你耍出什幺
花樣,再出手不遲。”

  矢村見櫻子回到了屋裏,戀戀不捨的收回了目光,扭頭回了自己的房間。

    星子看到,在矢村的房間裏慵懶的躺著兩個赤裸的女人,一條碎花毛毯隨意
的遮蓋著私密處,但是在縫隙間,仍可以看到若隱若現的黑色毛髮,猶如那黑色
的茂盛森林。

    矢村走近她們,剛剛平靜的眼神又開始炙熱了起來,他每次找女人宣洩的時
候,都把她們想像成櫻子的模樣,尤其這次這對母女花,女兒花和櫻子有7分像,
就是眼神不太像,女兒花眼神偷著淫邪,母親花偷著淫蕩,矢村回味著剛才未完
的激戰,用腳踢了踢女兒花的下體。

  母女是矢村B-F公司裏的藝人,母親千葉,女兒繪裏奈。繪裏奈皺著眉“嗬、
嗬”了兩聲後,悠悠的轉醒,好像剛才的春夢被打斷,看到了矢村後,舔了舔乾
燥的嘴唇。

    矢村被她這個小動作點燃了,只見他將腰間的腰帶一解,寬大的道袍就敞開
了,露出了下面已經豎起來的短短的陽具,雖然小但是矢村的格外粗,常常給女
子的陰道強烈撕裂感。

    只見矢村急忙上前兩步,蹲在繪裏奈的頭前,雙手抱住了她嬌嫩的臉頰,使
勁叫頭拽了起來,將陽具往她的蜜唇裏怼了進去,繪裏奈被這突然充斥感一下子
刺激的完全醒了過來,在矢村不斷地沖擊下,艱難的呼吸著,一邊“嗬、嗬、嗬”
一邊從嘴角留下粘稠的汁液,不停地滴在草蓆上,眼角也由于疼痛感留出了眼淚。
隨著矢村粗壯的陽具一次次的沖刺,繪裏奈那本就不大的腮幫不斷地凸起平複,
一會是左腮幫,一會是又腮幫,不一會就被脹的通紅。

    在矢村幾十下的沖刺下,繪裏奈呼吸越加困難,不停地流著眼淚,時而乾嘔,
矢村見狀也漸漸停下的沖刺的步伐,最後慢慢拔出了陽具,只聽“啵”的一聲,
繪裏奈趕緊低下頭捂著嘴大口呼吸了起來。

  矢村很滿意繪裏奈的表現,用眼角看到原來旁邊的母親千葉已經醒了,正面
色潮紅的頂著矢村對繪裏奈的口爆。

    千葉雖然爲人妻,但是年齡並不大,只有31歲,繪裏奈只有15歲,千葉最突
出的是她的一對巨乳,有80D的感覺,雖然大,但是不臃腫不下垂,是木瓜型奶,
尤其難得的是乳暈顔色非常淺,面積不大,上面的乳頭微微凸起。

  千葉右手正摸著自己的私處不停地摩擦,左手伸進自己嘴裏不停地模仿矢村
陽具抽插得動作,進進出出帶出一條條粘液,然後千葉再細細的舔乾淨。

  矢村見狀將目標轉向了更豐腴的千葉,不過這次他沒有不停地沖刺,而是讓
千葉自己吸吮。千葉伸出自己猩紅的舌頭,不斷在矢村陽具上打著卷,前後摩擦
著,不放過每一個角落,更像是將軍在親點他的士兵一樣,每次當舌尖一點在陽
具縫隙處刺探的時候,矢村身體就會一陣陣戰栗,因爲勤業的舌尖特別尖和細小,
可以微微的伸進陽具小縫隙裏一點,這是這一點就會帶來很大的刺激,矢村受不
了,忙將轉移方向將蛋蛋伸到千葉的嘴裏,千葉一下子含住,舌頭把它整個包了
起來,不停地蠕動著,當她吐出來時,讓人感覺蛋蛋都脹大了一圈,像從雞蛋標
成了鵝蛋。

    矢村已享受過口交的美感,他需要更濕潤的地方,將千葉翻過身,屁股高高
的擡了起來,扒開兩個屁股瓣,將陽具對準花叢,一下就刺了進去,只見千葉
“歐”了一聲,用島國語言迷離的說道“請矢村君幹死我”,矢村見狀不再廢話
粗壯的陽具在花叢中快速的抽插了起來,帶起一層層的粘液,而他的左手也不停
著,左手指將目標伸向了繪裏奈的花叢,插了進去,繪裏奈也舉起了屁股,雙手
扒開花叢,讓矢村的手指能插得更深一點。

  隨著矢村一個僵硬,將精華全部射進了千葉的陰道裏,但是並未拔出來,就
勢抱著千葉躺在了一起,不住地用嘴似親實啃一般的侵略者千葉的嘴唇。

  又經過了盞茶的溫存,矢村放開了千葉,雙手墊在頭下,平躺了起來,讓仍
未軟下來的陽具似劍一般直指房頂。

  繪裏奈見狀想坐上去來個觀音坐蓮,但是矢村阻止了她,矢村在釋放後,腦
子裏想的還是櫻子。繪裏奈不滿意的坐在一邊,嘟囔道“是不是又在想櫻子?”

  矢村不答話。繪裏奈繼續說“見你想了那幺多辦法也不見效,還不死心幺,
我們母女倆有什幺不好,就比不上櫻子。”

  千葉也笑了起來,對著女兒說“那可不一樣,櫻子小姐可是大人的千金,還
是處女,那小臉美的我都忍不住想親她。”

  隨著千葉的話,矢村的陽具又粗壯了一圈。

  千葉也察覺了矢村陽具的變化,掩嘴微微一笑道“看來說進矢村君的心坎了
去了,哎,大人軟硬都施展過了,不起效呢。”

  繪裏奈眼珠轉了轉,突然答道,“我倒是有一個辦法不知道可不可行。”

  矢村眼睛一睜,猛地坐直了上半身“快說。”

    繪裏奈哈哈一笑“看把你急的。”

    “其實吧,我覺得也不難,就是方法沒找對。軟的硬的不行,那幺咱們就不
軟不硬。其實我是處女的時候,對這事情開始也是害怕的,不知道它的美妙,不
過已經開始有過性幻想了,私下沒人的時候,也會用手指或者找個物體摩擦自己
的下體,用指尖撥弄乳頭。我們只要在櫻子面前最愛,不斷地用身體和聲音誘惑
她,每天讓她看到我們做愛享受的感覺,我不信她心不動、心不想,看的長了自
然而然也就想要試一試這個感覺。大人這時您再試探著觸摸她,再加上我們幫忙,
估計她也就半推半就的從了。”

  千葉也認同的點了點頭,可以一試。

  矢村轉了下眼珠,又看了看自己的陽具,和繪裏奈剛才提到的嬌乳,眼神堅
定且炙熱了起來。繪裏奈一看就知道矢村又來了興趣,忙的一把抓住矢村的陽具。
矢村卻反手抓住繪裏奈的手腕,將她拉起身,倆人就赤裸著奔向櫻子的房間,千
葉急忙跟在她倆的後面。

  叁人小跑似的走在了屋內的過道裏,發出咚咚的聲音,看到櫻子房間的燈光
還亮著加快了步伐。其實櫻子回來以後並沒有睡覺,而是坐在了梳妝台前看著鏡
子中的自己,腦海裏想著剛才遇到男子和迴響著千葉和繪裏奈的“嗬、嗬、嗷、
嗷”的聲音,交織在一起,讓她有些恍惚。

    正在這時矢村拉開了櫻子的房門,把繪裏奈也拉了進去,站了他的身前,矢
村雙手反拉著繪裏奈的臂彎,陽具已經深入到花叢種,不停著從後面撞擊繪裏奈
的屁股,眼神卻死死的頂著櫻子看。
  
    櫻子驚訝的嘴型變成了“O”,她有些不知所湊,忙用被子掩住了下半邊臉,
緊緊閉上了眼睛,像極了一只受傷的小鹿。

  矢村見狀,不得櫻子反映過來,就一路乾著繪裏奈靠近了櫻子,下體撞擊傳
出“噗嗤噗嗤”的聲音,原來是繪裏奈也被這過程刺激到了,下體不斷地流出淫
水,矢村感受著花叢中的濕潤,加快了沖刺的頻率和力度,只見繪裏奈一陣痙攣,
陰道裏一股液體濃烈的噴出,白白的汁水灑了櫻子一臉,頭髮也濕了。

  櫻子被這一陣“雨淋”驚醒了,尖叫了一身“啊”,忙的推開兩人。

  星子看到這裏,搖了搖頭,如果再讓他們這樣下去,我的櫻子沒準就真的被
矢村這個混蛋糟蹋了。他撤去了隱身法術,現出了身形。

  櫻子看到星子出現,愣住了,腦子有點短路,他是怎幺出現在這裏的?怎幺
突然就出現了?

  矢村看到櫻子的眼神直直的看在他的身後,也不喊叫了,也有些納悶。他轉
過頭去,看到一個穿著中山裝的男人,也有些發楞,他大叫一聲“混蛋,你是什
幺人?你怎幺在這裏?”

  繪裏奈和千葉也嚇一跳,忙著拉起被子掩蓋自己的身體躲在了房間的一角。

  星子摸了摸鼻子,“櫻子小姐,很冒昧這個時候出現,不過我覺得你應該會
很希望我這個時候出現吧?”星子將目光轉向了矢村。

  櫻子聽他的話,從最初的驚訝變得微微臉紅,不敢看他,輕微的點了下頭。

  星子微微笑了起來繼續說道,“櫻子小姐,你願意和我走嗎?離開這個骯髒
的家庭和你那猥瑣的父親。”

  矢村暴怒,“八嘎,你以爲你是誰,你想帶走櫻子?你找死?”矢村一邊說
著一般大喊家衛。

    這是家衛聽到矢村的命令,一下子湧了進來,足足10個人,都是矢村平時養
的保镖,充當家衛,這群家衛訓練有素、紀律嚴明,從不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擅
自走近這幾間內屋。

  矢村吼道“抓住他,我要弄死他,哈哈,居然腦袋壞掉了想帶走櫻子?我的
櫻子只能是我的!”

  星子看都沒看後面湧入門內的保镖,只是一擡手,10個保镖就定在那一動不
動,又一動手指,就全部退出了屋裏,這個過程不發出一點聲音。

  矢村目睹這一過程,有些呆滯,這是怎幺了?隨即有些驚恐,他不是害怕男
子會對他怎幺樣,他怕男子真的有能力把櫻子從他身邊帶走。“你、你、你,你
是什幺人?你到底要幹什幺?”

  “你可以理解我爲你們島國的伊耶那岐。”星子答了一句。

  “伊耶那岐?喔喔,我們島國的創世神?不、不,這怎幺可能。”矢村的眼
睛有些呆著,但是剛才神秘男子展現的種種行爲他無法解釋,也無力抗衡。

  “櫻子,你願意和我走嗎?離開這裏。”星子溫柔的問著櫻子。

  櫻子看著男子,有些恍惚,但是一會眼神又平靜且堅定了起來,更有可以看
到一股自信。

  星子讚賞的點了點頭。

  “可以,不過我有兩個要求。”櫻子直視著星子。

  “可以。”星子回答道。

  “我希望您不要傷害我的父親,畢竟他還沒有把我、把我怎幺樣。”

  “可以。”其實星子也不想髒了他的手,這骯髒的島國人。

  “我想知道你的名字。”櫻子直勾勾的看著他。

  星子微微一愣,笑道“我叫星子”,這句話只有櫻子能夠聽到。

  “星子,天上的星星,怨不得我第一眼看到他就是被迷住。”櫻子笑了起來。

  星子見狀伸出手,將櫻子拉了起來。

  星子凝視著櫻子,微微一笑,一起消失在這個充滿刺鼻氣味的房間。

    矢村和兩個女人,頓時暈了過去,想來等他們甦醒過來,就會發現再也不會
看到櫻子了,但是並不會記得星子不會記得發生在今晚的事情,只會記得櫻子是
逃出了這個家。

连续中出怀孕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