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亚洲色婷六月丁香在线视焚香谷和青云门的道法交流

精彩内容:

 青雲門七峰之首,通天峰上,玉清殿中。

  「道玄師兄,不知你意下如何?」雲易岚把自己的想法娓娓道來,笑容和熙
的看向道玄,同時又像在看在座青雲諸峰首座,眼中隱有金色火焰閃耀,凸顯焚
香玉冊修煉至登峰造極之異像。

  「唔,貴我兩門乃當今正道中流砥柱,若能相互交流促進,共同進步,長遠
看來,定能促使正道大昌,世間清凈」道玄點了點頭,對雲易岚提出的二派應加
強交流之觀點有些贊同。

  「師兄,此事我??」田不易向來對焚香谷之人看不上眼,見道玄要答應那
雲易岚的提議,正要出言反對,話說到一半,忽的與雲易岚對視一眼,看著他眼
中妖冶金焰,便有些恍惚,好一陣後,才想起了些什麽,見諸位師兄弟與焚香谷
來客還在看著自己,忙繼續說道:「我覺得大有可爲,我等修道之人,欲求進步,
必不能故步自封,相互交流方爲正道,我大竹峰願做先鋒,歡迎焚香谷諸位道友
前來交流」

  道玄見田不易出言支持,含笑對他點了點頭,有田不易開了頭後,諸位首座
紛紛要發表意見。只見雲易岚目含妖焰四顧一圈,與他對視過的首座,本來有些
反對的,莫名的也出言支持了。

  此中玄妙,一切盡在不言中,雲易岚對自家功法練到頂級的表現也頗爲滿意,
既已神功大成,自然要享受享受,首個目標就對之前總壓自己一頭的正道魁首青
雲門下手了,順便造福一下門下焚香谷弟子們。

  于是,焚香谷與青雲門之間的道法交流,就在雙方掌教達成一致後,正式開
始了??

  話說這焚香谷與青雲門道法交流之事,不知不覺已經開展叁年了。

  這日,大竹峰首座田不易才起床來,見身邊又不見妻子蘇茹,心中暗道,估
計又去與焚香谷哪位長老交流了吧?

  這樣想著,田不易起身穿著整齊,也向大竹峰上用于二派交流之所的一處偏
殿走去。

  要說這叁年交流以來,青雲門焚香谷上下對此政策贊不絕口,上至長老下至
弟子道法均有進益,如果說哪個人最不開心,那便非田不易莫屬了。

  那些焚香谷之人,每至大竹峰進行交流,不是找他嬌妻蘇茹論道,便是尋他
愛女田靈兒指點,偶有焚香谷之士被田不易攔住交流,那人也多半興致缺缺,隨
便交流一二便尋蘇茹或田靈兒去了,結果這叁年下來,不但蘇茹道行大進,遠超
自己,甚至摸到了太清境的門檻,就連靈兒也已然突破上清,距離追上自己也不
遠了。

  剛走到殿門,田不易便隱約聽到殿內女子嬌吟聲與男子喘息調笑聲,女聲正
是熟悉的妻子蘇茹的聲音,那男子想必便是梵香谷谷主雲易岚了,最近只有他前
些日子便來了大竹峰與蘇茹論道,至今仍未離去。

  田不易皺了皺眉毛,向殿內看去,只見正中間的坐墊上,一男子盤腿而坐,
而自家妻子蘇茹,同樣盤腿而坐,只是背對著那男子坐在他懷裏而已,順便二人
下身緊密連接,男子的手也從後面繞過撫摸著蘇茹一對豐乳。

  「蘇師妹,以你感覺,此姿勢如何」蘇茹背後那男子,似是焚香谷谷主雲易
岚,此刻即便他行此淫靡之事,面上仍正色不改,一副道德君子,仙家高人的模
樣,只是雙手卻如捧至寶般握住蘇茹雙乳細細把玩,同時腰間亦緩緩發力,不疾
不徐的挺動著肉棒,在蘇茹潮濕的洞穴進進出出,體會著被溫軟肉壁緊緊包裹,
擠壓磨蹭的快感。

  蘇茹被雲易岚粗長肉棍插在體內,一雙椒乳又落在他手中,女人極爲敏感的
叁點盡數淪陷,身子早已綿軟無力的靠在他懷中,輕聲嬌喘著贊道「啊??此姿
勢確有精妙之處,五心朝天盤坐,本就是??本就是貼近自然之姿,又??又以
男女身體重疊相連,修煉道法同時配合陰陽際會雙修之法,定能事半功倍」

  「姿勢固然精妙,蘇師妹淫穴亦妙不可言,猶記得初與蘇師妹論道之時,剛
把陽具插入,尚未抽動,僅包裹擠壓便險些使我泄出陽精了,此後多相交流,方
才熟適。青雲門不愧正道魁首,蘇師妹也是道行高深啊」雲易岚嘴裏稱贊著,肉
棒抽動間逐漸加速,用力在蘇茹穴內抽動起來。

  聽聞雲易岚如此輕薄之語,蘇茹卻不顯惱怒,似是已然習慣了,自謙道「我
青雲門道法玄妙,蘇茹道行確是平平,讓師兄見笑了。貴派焚香玉冊才真是奧妙
無窮,若非雲師兄運焚香玉冊秘術于陽具,日夜助我運功,我哪有現在這等境界。」

  田不易在旁觀戰良久,聽到此處,心中氣極,心道我與你朝夕相伴,交流道
法近百年,倒不如他助你兩叁載之功了。不過轉念一想,妻子和自己互相交流促
進,百年不過初破上清境,但在這焚香谷主雲易岚幫助下,不過兩叁年竟至上清
頂峰,有望太清,孰強孰弱,確實一目了然。

  想到這一節,田不易縱使不願意技不如人,也不得不承認這雲易岚確實有一
套。

  但任你再高明,也不過爲我妻子做嫁衣罷了,我夫婦二人才是最大的贏家,
田不易心中自得道。

  更何況??田不易看著蘇茹略有鼓起的肚子,前些時日妻子告知懷有身孕,
真個給了他一個大驚喜。因爲修道之人應專研道法,不染俗塵之故,自從壞了靈
兒後,他與妻子再未行房,今日能使妻子懷孕,想必是夫妻二人神念交感,氣機
結胎而成,次子未來不可限量也,看來自己要得一麟兒,大竹峰,青雲門亦後繼
有人了。

  再向殿中看去,蘇茹與雲易岚說笑幾句後,被他肉棒插得也漸入佳境,是時
候進入正題了。

  蘇茹輕聲說道「感覺越來越強了??應該快??請雲道友助我運功」,隨後
閉上雙目,雙手回收腹部,捏指決運起功來。

  雲易岚點了點頭,運焚香玉冊妙法于雙手,肉棒之上,緊握蘇茹雙乳,胯下
連挺,迅猛肏幹起蘇茹來。

  「啊~」蘇茹運起秘術後,本就敏感程度倍增,再被那雲易岚以焚香玉冊妙
法加持過的肉棒連根盡入,忍不住嬌呼出聲。

  聽到蘇茹呼聲,田不易開心一笑,蘇茹叫聲越響,說明雲易岚肉棒對她刺激
越大,秘術效果越好,如此方能迅速提升功力。

  說起那秘術,田不易只記得是焚香谷谷主雲易岚從青雲古籍中尋得,交還青
雲門的,此術僅女子能習,運起此術後,若有修習焚香玉冊之人把肉棒插入女子
下陰,並將陽精注入子宮,即可化爲己用,促進修爲。

  須知男子一身精華,盡在陽精之中,修習焚香玉冊者,陽精之中所含道法精
華更是一身道法之精粹,于女子補益極大,是以青雲門把此法普及門下女弟子,
無有不習練者。

  正所謂煉精化氣之境,運行此法,可化陽精之精華滋補身體,不用進食他物,
排除食物之濁氣對修道的幹擾,利于提升修爲,更別說還有美容養生之效,更可
以此法進入『辟谷』境界,這可是掌門道玄真人都做不到的。

  見屋內二人正式開始運功修煉,田不易也不想貿然打擾,若是誤了蘇茹修行
可就不好了,再加上剛才觀摩二人練功也得到些許心得,幹脆便架起赤靈仙劍,
疾馳往府中修行。

  田不易急匆匆回到床榻之上,冥冥之中仿佛有股聲音在指引著他,如何才能
使修爲更進一步。

  解開身上衣帶,把礙事的衣服全部除去,雙手握在自家那許久未用的陽具之
上,按照心中所悟之法揉搓撸動起來。

  只是好似不得其法,雖有些許感覺,仍未登堂入室,急得田不易連連猛撸,
仍未見效。

  許久未見功,田不易只好回憶一下當時所悟,回想那焚香谷的雲易岚與妻子
『練功』種種,忽而有強烈感覺襲來,萎靡不振的陽具也愈發堅挺,令田不易大
喜過望,一邊參悟著腦海中雲易岚揉玩妻子嬌乳,棒插嫩穴的練功經曆,一邊運
功于陽具之上撸動起來。

  過了不知多久,領悟到雲易岚將精華注入蘇茹體內那裏之時,田不易也低吼
一聲,陽具排出數股無用之物,頓時感覺身體得到升華,腦中一片清明,仿佛自
身成爲天地間獨一無二之賢者,忙趁機感悟起來。

  ??

  這一感悟,便是無數個時辰過去,田不易再睜開眼時,已經是好幾天之後了,
感覺自身好久未有寸進的修爲居然小有突破,大喜過望,長嘯叁聲沖出洞府,禦
劍在大竹峰來回盤旋起來。

  放肆心中快意之余,田不易偶然看到後山林中蘇茹正與一年輕男子同行,相
談甚歡,不由有些好奇,便悄然禦劍略在二人遠側探看。

  只見那年輕男子正是焚香谷這一代的得意弟子李洵,做恭謹狀攙扶著妻子蘇
茹,一邊行走一邊傾聽教誨。

  田不易暗暗腹誹,就算蘇茹懷有身孕,可是對于修道之人來說並無大礙,更
不會影響行走,這人作秀討人歡心的功力著實了得。

  「家師常與在下誇贊蘇師叔身材曼妙,臀翹乳圓,實乃修習秘術之奇才,我
輩修道之人無不傾慕有加,今日一見,方知家師所言不但非虛,還仍有未盡」李
洵一只手托在蘇茹雙腿之間,幫她支撐身體,另一只手揉玩著一只巨乳,幫她掌
握方向,嘴裏也不忘花言巧語討歡心。

  「雲師兄謬贊了,我哪裏當的起」蘇茹嘴裏應付著,心中卻有些不喜這阿谀
之徒,一只纖手握著李洵胯下巨物微微乏力,揉搓牽引著前行。「李師侄天賦異
稟,有此大器,修道之路想必事半功倍,遠勝我家那幾個劣徒,我倒是頗有些羨
慕雲師兄呢」

  「師叔之言,李洵實不敢當,不過此次出訪,家師早有耳提面命,讓小侄一
定要找機會向蘇師叔請教一二,不知師叔可願指點?」

  蘇茹柳眉一豎,旋而輕笑道「倒不是我敝帚自珍,只是我的指點方式,可不
是誰都受得了的,李師侄若要堅持,方須試上一試」

  田不易聽到此處暗自叫好,他也有點不爽這個媚上欺下表裏不一的焚香谷首
席弟子,看她在妻子那兒吃癟,格外開心。

  「李洵願意一試」

  聽他這麽說,蘇茹便尋了一棵橫倒在地的巨木,坐到上面,招呼李洵過來。

  李洵恭謹而至,只見蘇茹將雙腳繡鞋蹬掉,兩只小巧蓮足伸出,搭在李洵肉
棒上挑逗起來。

  「若要受我指教,可得先試試你的家夥能不能受得住呢」

  李洵微微一笑,被蘇茹挑逗著的肉棒居然又長大了一些,默運起焚香玉冊之
術加持于棒身之上,竟然這棒身上也附著了滾滾熱力,還有些聖火的凜然氣焰,
一時竟讓蘇茹兩只嫩足被燙了下。

  蘇茹雙足微縮,而後又覺被一後輩逼迫至此,頗失顔面,羞惱之下又將雙腳
踏了上去,狠狠的蹂躏起這有點嚇人的肉棒。

  只是不知怎的,這棒子在雙腳間愈發火熱,無窮熱力甚至沿著腳心傳到了身
上,腳心也被它磨得越來越敏感,類似蜜穴受襲的感覺。

  她卻不知道李洵從小天賦異稟,雲易岚也有心栽培,以上古玄陽奇術授之,
自幼苦練的李洵,已將那一根陽具錘煉的通透,蘊含種種玄奧。

  前不久李洵更是機緣巧合之下得了那至寶玄火鑒,催生之下,更是使自身能
力倍增,蘇茹所修那自焚香谷所得秘術,原本便有可被焚香玉冊激發的隱藏『功
效』,此消彼長之下,哪怕她修爲經驗略勝李洵一籌,也難以抵擋。

  「師叔,我這肉棒如何?」李洵得意道。

  「哼,是??有幾分資質,尚可堪造就」

  蘇茹在小輩面前欲略施小懲壓服于他,卻未能成功,心下好不氣悶,看李洵
這般得意樣子,腦中念頭百轉。

  「咳,李洵師侄此次來我大竹峰求教,我自是不能藏私,切磋磨砺亦當傾盡
所能,師侄天縱奇才,遠超常人,也算不得我欺負小輩了,若等會兒消受不住,
可不要怪師叔不留情面」

  「不敢,請師叔全力出手」

  蘇茹心中主意算定,面色也認真起來,轉身背對李洵,雙腿分開,將臀部高
高撅起,李洵見勢也不含糊,挺槍直刺,深入蘇茹密處,與她鬥將起來。

  剛插入時,蘇茹還未覺與其他肉棒有何不同,但隨著李洵肏幹的進度加深,
身體裏修習秘術産生的火熱能量漸漸被那根神奇的肉棒勾起,湧向全身,四肢百
骸盡是感覺暖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服。

  不止蘇茹,在雲端上禦劍看戲的田不易也漸入佳境,盤坐在赤焰仙劍之上,
雙手合十夾住陽具練起功來,現場觀戰給他帶來的效力比事後回憶有效多了。之
前雲易岚那兒他沒有現場練功,是怕被人發現失了面子,但此刻料想那小輩功力
不足,自是發現不了的,田不易也就放心大膽的練了起來。

  「蘇師叔的肉穴真乃人間極品啊」李洵一邊肏著,一邊感歎道。

  蘇茹正享受著來自火熱肉棒的快感,聽到他的話,忽然一陣警醒。差點忘了
自己的目的呢!

  念罷,肉穴運起無窮吸力,輾轉碾磨起來,將李洵的肉棒弄得興起,抽插的
力度都大了許多。蘇茹心道剛不可久,若是持續如此,李洵必定早早泄出陽精,
自己也可以扳回些面子。

  只是這種作法,實屬傷敵一千,自損八百,蘇茹自身積蓄的快感也越來越強
烈,再加上李洵這個不良小青年所修習的特殊功法,論功力精純雖不足那些數百
年老前輩,但對于女子的殺傷力已經有過之而無不及。久而久之,蘇茹不自知下,
自身反而瀕臨險地。

  嗯……怎麽會……怎麽會這麽舒服?

  不對……這是……啊……

  蘇茹發出一聲飽含情欲的嬌吟,被李洵的肉棒送上了高潮。雲端中的田不易
聽到,渾身一陣激靈,肉棒噴出幾股濃水,練功也突破了一個瓶頸。

  李洵讓蘇茹翻了個身子,面對著自己,二人交合處仍緊密連接,肉棒的抽刺
也沒停下,連連沖撞到蘇茹的子宮口,繼續鞭笞著身下的名馬,蘇茹中潮水般的
快感下,忍不住輕聲呻吟起來。

  「蘇師叔?」

  「嗯?」

  「不知可否讓師侄再進一步,深入切磋一二?」

  「這可不行哦!」蘇茹雖然對李洵的肉棒受用非常,但貿然讓他更進一步的
話,可是一個危險之舉,連忙警告道。

  「看來是師侄學藝不精,讓師叔失望了~」

  李洵故作失望之狀,繼續規規矩矩的運動起來。

  而蘇茹也放下心來,在秘術的作用和李洵的引導下,很快便達到了一個接一
個的高峰,更加忘我的沈浸在快感當中。

  李洵的肉棒有節奏的扣擊著蘇茹陰道深處的花心,力度適中,既能使她享受
到快感,又不至于感受到威脅,漸漸的最後一關也變得松動了些。

  是時候了!李洵深吸一口氣,肉棒拔出了一大截,躬身蓄勢,猛力插下,一
鼓作氣插入了蘇茹連丈夫都未曾造訪過的子宮禁地。

  「怎麽……嗯……別……拔出去……啊……」

  蘇茹感覺到體內生變,大驚失色,連忙施展法力要將他推離,卻發現在某種
神秘的力量之下,身體卻有些不受控制,不但沒能使他推離,身體還不由自主的
像八爪魚一般攀在了李洵身上,將他抱的緊緊的,下身也緊密結合,無法分離。

  「聖火烙印!」

  隨著話音落下,李洵的肉棒發出無窮熱力,在蘇茹體內激蕩,隨後噴射而出
的股股濃稠液體,像是洗禮一般的沖刷著蘇茹的子宮和陰道,將她帶上了一個又
一個的絕頂,怕是自己也說不清楚此時究竟是何滋味。

  李洵心中誌得意滿,聖火烙印是焚香谷『秘傳』禁書之一,非谷主一脈不傳,
這一代也只有李洵掌握了。此招需在肉棒插入女性子宮射精時用處,一旦中招,
則身心俱爲施術者之俘虜,妙用無窮。李洵此次前來青雲門,收服極品爐鼎蘇茹
也是師門任務之一。

  「不行啊……快拔出去……」蘇茹激烈反抗著,不斷拳打腿踢,扭動著身子
試圖擺脫李洵,但李洵任由她百般折騰不管,只死死的把肉棒抵住子宮口,噴射
出一股股灼熱精流。

  禦劍藏身天上雲間的田不易早就看的雙目發直,一身功力運轉到巅峰,雙手
快如閃電的撸動陽具,看著自己妻子在李洵身下不斷掙紮時,忽然腰間一抖,幾
滴白濁液體從龜頭頂端滲出,長呼一口濁氣,整個人的氣場趨于平複,欣慰的笑
了起來,禦起飛劍,瞬息間離開了此地。

  良久,風消雨霁,蘇茹渾身無力的伏在李洵懷裏。

  「卑鄙無恥……你居然……修煉這種邪術……」

  「蘇師叔貌若天人,師侄一時鬼迷心竅,鑄成大錯,罪該萬死」李洵懷抱著
溫香軟玉,胯下的肉棒卻仍插在蘇茹體內,漸漸的緩慢運動起來,眼看著又回複
了元氣,嘴角勾起誌得意滿的笑容「難道師叔不想繼續嗎」

  「怎……怎麽可能……啊……還不快……師叔是要引導你這根……可惡的肉
棒……走上正途」

  蘇茹嘴裏罵著,身體卻不自覺的迎合起李洵的動作動了起來。

  「娘,李師兄,你們,你們在做什麽!」

  正當二人即將再度酣戰時,旁邊傳來了一聲帶著些怒氣和不解的嬌呼。

  轉眼看去,原是蘇茹與田不易的獨女,大竹峰唯一的也是最受寵愛的女兒田
靈兒不知何時來到此處,正撞見了眼前的一幕。少女身著粉色衣衫,腰纏琥珀朱
绫,山間微風陣陣,玉人裙帶飄飄,若非俏面含嗔,實乃一幅美景。

  「靈兒……這……不是……這只是」

  「門中前些日子才定下,人家才是李洵師兄的大竹峰道侶,娘,你怎麽能這
樣!」

  「不是你想的那樣,靈兒師妹……」

  ……

  「師……師父,您怎麽來了」宋大仁一臉驚慌失措的說道。

  宋大仁與小竹峰的文敏二人情投意合,只是因爲田不易和水月互相看不對眼,
使得二人平日沒多少機會相見,正巧今天文敏奉命前來大竹峰替水月送些物事給
蘇茹,二人得以在後山幽會片刻,不料正好給田不易撞上。

  「哼,整天就知道偷懶,把精力用在這些勞什子情情愛愛上面,修爲怎麽可
能進步?」

  田不易見到自己這個大弟子也有些頭痛,宋大仁平日踏實穩重,頗有自己當
年之風,令他很是欣賞,雖然資質只是常人之資,但勝在刻苦用心,修爲也不遜
色那些天驕多少,但看他現在這樣,一心落入情網,真不知修煉的心思還能有幾
分。

  「門內與你同輩的齊昊,蕭逸才,哪個不勝你一籌,尚且發奮努力,你再這
樣下去,就連你師弟師妹都快要趕上你了」

  「師父教訓的是,弟子……一定努力修煉」宋大仁一臉愧色應下。

  「上次傳你的綠圭大法,你可用心修習?」

  見宋大仁誠心認錯,田不易面色稍緩,詢問道。

  綠圭大法便是他方才于雲端修煉的那門奇功,雖得自于焚香谷,卻與自家太
極玄清道亦有相輔相成之效,每每觀摩蘇茹或田靈兒與他人練功,這門奇功便進
境神速,這一陣子下來已經讓他大有進益。

  「這……」

  「莫非你又不把爲師的話放在心上?」

  見宋大仁支吾不語,田不易臉色沈了下來。

  宋大仁見狀忙解釋道「弟子豈敢,只是此功修煉需要……他人配合,弟子已
經與文敏叮囑此事,只是近日罕有焚香谷同道來訪,未得良機,剛才恰得文敏傳
訊,焚香谷上官策師叔造訪,正要向他老人家請益呢」

  「哼,那還不快去」

  田不易悶哼一聲,雖然不屑上官策,但也不願耽擱弟子修行,宋大仁也不敢
多言,忙駕馭仙劍,飛馳而去。

亚洲色婷六月丁香在线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