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燕云台》:唐嫣骑马镜头被嘲像摇摇车,零星亮点难掩过期套路

精彩内容:

《燕雲台》首播收視低迷,評論似乎也欠佳。

諸多觀衆吐槽:知名太後們有一個算一個、大多已經被大女主古偶劇扒拉過幾遍,這次換了大遼背景,總算是有一層新鮮外衣。

然而這外衣似乎也並不新鮮,《燕雲台》依舊非常套路。

因爲女主角唐嫣孕期拍戲,縱使她願意被同等對待,諸多動作戲份都依舊會有非常多的限制。

網友們吐槽:很多場合都是替身,還是相當強壯的男替身。

騎馬的鏡頭,摳圖效果更是非常明顯,很像超市門口小朋友們的搖搖車,咿呀咿呀呦~

唐嫣的演技,也被诟病多年裏始終無進步。

事實上這部劇的問題,並不僅僅是摳圖和孕期限制。

諸多過于平淡疏漏的套路,限制了劇作的可能性;零星亮點淹沒在冗長槽點中,顯得可惜。

一,常規套路組合。

劇作的寡淡套路、中規中矩的老式呈現,在第一集中就體現得很典型。

窦骁飾演的韓德讓出場,劇作主要展示兩點內容:一是會治軍、有本事,二是武力高強、會馴馬。

第一點怎麽體現呢?

劇作拍了一段一群人整整齊齊背課文的場景。

旁邊的吃瓜群衆誇獎哎呀媽呀太有本事了:短短時間就讓烏合之衆訓練有素。

這樣的內容,你說拍錯了嗎?

如果是小說,一句交代“讓烏合之衆訓練有素”,沒問題;但呈現在劇中,效果就很單薄、很套路。

此後一段馴服烈馬的場面,鏡頭感等各方面的呈現都到位,但這樣的內容最多算中規中矩,很難産生更大的吸引力。

接下來男女主偶遇,霸道女主強買強賣,馬受驚之後男女主先後闖入法場,這一系列戲說(鬼扯)的情節,都像是上個世紀古早故事裏的言情老套路,陣陣散發出濃烈的“過期”氣息。

值得誇獎的是鏡頭並不廉價,打戲設計也在線,但平庸故事線裏配置在線並不會有回天效果。

大姐二姐出場的第一場戲,核心思路是體現人物性格:二姐咋呼、大姐聰慧得體。

但猜謎語贏得對方的戲份,觀衆早已經看過八百回了,太套路。

反倒是佘詩曼的表現依舊很穩,在種種常規套路組合裏依舊叫人放心。

她和罨撒葛的這條感情戲,也是叁姐妹情感故事裏,唯一讓我覺得有觸動的內容。

老套的“要挾嫁給我”套路,但兩位的表現並不油膩,觀感反而相對舒適。

二,古偶和正劇之間的尴尬兩難。

這類劇作始終面臨著尴尬境地,在言情瑪麗蘇爽劇和正劇之間兩邊不靠。

若說這是正劇,唐嫣和窦骁飾演的男女主角摔跤中意外親吻,爲買馬而相識、意外被誤會爲“劫法場”、意外擁抱等等情節,實在太過荒誕。

完全是偶像劇中才會出現的虛假套路情節

但倘若將這部劇當成偶像劇來看,又會覺得虧欠了甯理老師、劉奕君老師等一衆優秀演員非常接近正劇的表現。

第六集中,一段甯理、劉奕君等幾位的朝堂對弈,真正演出了劍拔弩張的壓力感。

這場對峙戲份,前期的鋪墊非常“偶像劇化”:唐嫣飾演的蕭燕燕,二姐姐因爲情郎被卷進造反案中。彼時管事的老大不在家,所以需要寫信去彙報情況“不好啦後院起火啦”,女主角爲了保住姐姐性命,去驿站搶奪這封密件。

邏輯勉強還算在線,但一個小女孩去驿站打劫這種偶像劇才會有的奇怪情節,又迅速變成了男主角營救女主角、然後兩個人在路邊的帳篷裏談起了甜甜的戀愛。(至少是暧昧狀態)

這一頓言情套路、操作二百五之後,密信終于到了甯理手上。

幾人對峙,劉奕君飾演的思溫宰相不知道信裏是否寫了女兒情況,不知道一家人是否就此死路一條。

甯理飾演的主上耶律璟,站起來、凝視、走過去,非常常規的一段戲份,但演員的表現特別有壓迫感。

此處掉線的是鏡頭機位和剪輯。

甯理老師走過去的時候,鏡頭沒有跟隨、沒有強調這份壓迫感和緊張感,反而很隨意接上了一段遠景鏡頭。

一個擺在左側的機位。

拉遠景幹什麽呢?交代人物走的動作。

特寫裏看不出人從哪走到了哪。

這是很常規的拍攝和剪輯思路,如果不交代那就是“上一秒人還坐著下一秒就飛到眼前了”。

這是必要要有的。

問題出在機位擺放的位置,和剪輯這段時具體的節奏。

此處出現的節奏節點不對,不適合此處人物關系和情緒節奏,一下子就削弱了演員生生演出來的強大的情緒氛圍。

這不是技術上的問題,這是意識上的缺失,完全暴露出各工種不加思索按照套路幹活的狀態

你說他做錯了嗎?似乎也沒錯,單獨拉出每一個部門來看,似乎都挺踏實。

但合在一起看,效果很打折扣。

因爲沒有從內容出發、充分切實協調好所有內容。

第一集裏的轉場,就非常讓人頭疼。

每一段內容和下一段之間的過渡,都沒有過渡、沒有銜接,全靠硬切。

當然,更核心的問題或許在故事本身。

叁,工具人式敘事、亮點過于零星。

《燕雲台》拍了叁姐妹的婚戀走向,不同利益集團的關系,愛恨情仇糾葛在家國大事的敘事節奏裏;這樣的設定思路本身沒有問題,但具體的故事特別套路、呈現也非常幹癟。

很多台詞都像是被搞事情的動機所驅動,而並非從有血有肉的角色自然生長出的

比如劇中二姐被卷入耶律喜隱父子案件中,耶律李胡交代未來的兒媳婦時的台詞,罨撒葛審理耶律李胡的案件、叔侄倆的對話,“叔父是自己喝還是我伺候你喝”“你這樣我就放心了”等等,一切都在意料之中,都特別平。

因爲太套路、幹癟、寡淡,此處大段生離死別、愛恨情仇戲份都顯得很單薄,讓人很難入戲。

耶律李胡父子的故事,讓人特別想吐槽。

這兩個人戲份並不多,前期基本以工具人面貌出現,觊觎權利、發動刺殺、行動失敗,淪爲階下囚。

這個時候劇作又濃墨重彩開始寫父子情,寫耶律喜隱和二姐這對在牢獄之中生死與共的情感。

反派貪婪而後失敗,這樣的情節一般叫罪有應得,強調這樣一對父子的悲劇感、很難讓人同情。

這個輕佻的耶律喜隱一上線勾搭大姐未果、轉向二姐,輕易騙得芳心之後,又將對方卷進大災裏。

寫反派也有複雜情感,寫作意識很值得誇獎,問題在于每個細節都處理得非常淡薄、套路。

二姐爲愛而癡,完全是個“槽點”工具人。

這對父子的野心和悲劇,故事寫得倉促、情節來得簡單,人臉觀衆還沒記熟、突然就到了試圖煽情的領盒飯環節,觀感非常無趣。

好幾集之後,才出現讓人覺得有意思的橋段。

蕭燕燕冒充國醫肖古進宮,情急之下亂說話反而害作惡多端的“真”肖古被下令處死,這段真假肖古的故事,情節緊湊、相對更好看一些。

細究起來,這其實屬于“戲說”範疇,邏輯經不起嚴格探視、但勝在有趣。

或許這類劇作最終的真正出路,是大女主古偶和戲說曆史題材的嫁接。

對比冗長平淡套路滿滿的諸多橋段,至少這段真假肖古內容略有看點,很適合讓觀衆當做茶余飯後的追劇消遣。

倘若有趣這一步立住了,那麽接下來觀衆便可以逐步和劇中人物共情。

問題在于《燕雲台》已經播出的內容裏,有意思的片段太少。

十集裏讓人覺得有意思的橋段不過寥寥幾筆,非常雞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