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国产乱人在线无码AV《长津湖》的热,救不了电影市场的冷?

精彩内容:

「核心提示」今年國慶檔電影《長津湖》票房超過40億,讓不少人重燃對中國電影行業的信心。但從全年總票房來看,2021年的電影市場依然有點冷。疫情一度讓電影行業陷入冰點,如今隨著經濟複蘇,低迷的電影行業還能不能重回增長?

作者 | 李鑫

編輯 | 劉楊

“這場仗我們不打,就是我們的下一代要打。我們出生入死,就是爲了讓他們不打仗。”

國慶檔電影《長津湖》感人對話無數,讓身處和平年代的人們重新理解了戰爭的殘酷,更讓大家看到了先輩們以血肉之驅爲人民扛下一切的人性光輝。

有感染力的影片也是票房的保證。截至10月12日,《長津湖》票房已經突破40億元,成爲近3年來戰爭片的累計票房冠軍,打破了20多項影史記錄。

《長津湖》的火爆,讓不少人重燃對中國電影行業的信心。但從總票房來看,2021年的國內票房依然有點冷。

據貓眼專業版,2021年國慶檔總票房(含服務費)共計43.87億元,雖然較深陷疫情困局的2020年增長18.34%,但較2019年國慶期間卻下滑1.70%。

如果從全年總票房來看,情況更不容樂觀。截至10月7日,2021年總票房爲392.6億元,較2020年同期120億元增幅超2倍,但只有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7成的票房水平。

疫情一度讓電影行業陷入冰點,如今疫情陰霾逐散、經濟開始複蘇,低迷的國內電影行業還能否重回增長?

1、電影業的高光時刻

國內電影行業也曾有過高光時刻。

典型如2009-2015年,彼時全國分賬票房從2009年的62億元一路飙升至2015年的441億元,6年漲6倍,複合增速高達38.6%。

行業高增長的時代,也是爆款電影迭出的時代。2009年7月,《變形金剛2》打破沉寂11年之久的《泰坦尼克號》記錄。不過這一記錄隨即被4個月後的“末日片”《2012》打破。而《阿凡達》的上映,又輕松將《2012》甩在身後。

海外電影熱的發燙,國內影片也順勢崛起。2012年底,一部制作成本只有3000萬的賀歲喜劇在上映21天後,就以超過3000萬人次觀影的成績跨過了10億元大關,成爲2012年度票房冠軍。

這部電影就是《泰囧》。

《泰囧》的成功,不僅給中小成本的電影打了一針強心劑,更讓投資方光線傳媒的股價一飛沖天。

自2012年股價啓動至2015年股災前夕,光線傳媒漲幅超過7倍,市值膨脹至562億元。當時光線傳媒、華誼兄弟等大盤傳媒股的漲跌,已經可以明顯影響創業板指數的波動。

一位在二級市場參與多年的投資者告訴《豹變》,當年有不少短線投資者都根據光線傳媒等幾只龍頭股走向,預判大盤的中短期節奏。

和光線傳媒同樣瘋狂的還有萬達院線(現名“萬達電影”)。

2015年1月22日,一直爲娛樂圈操碎了心的“國民老公”王思聰,突然在微博上薦股,他推薦的正是自家的萬達院線。

由于當時定價較低,疊加牛市氛圍,萬達院線上市後先是連續12個漲停,橫盤29個交易日後股價再漲兩倍,市值接近1500億元。這讓彼時坐擁萬達院線近60%股份的王健林家族身家水漲船高。

電影行業的高增長,一方面是由于電影院數量逐年增加。根據智研資訊,2013年我國電影院只有3894家,到2019年已經突破了12000家。這讓老百姓旺盛的觀影需求得以充分滿足。

另一方面則來自“票補”下的用戶習慣養成。

2010-2015年是互聯網基礎設施的不斷完善的時間段。O2O業務剛剛興起,流量紅利帶動移動營銷火熱,自媒體也在這一時期快速發展和商業化。

2015年美團與大衆點評合並,O2O業務在經過興起、資本快速入局、整合並購後到達最高點,餐飲外賣、本地生活是互聯網的熱點。

本地生活中,電影票務是最容易被線上化的業務之一,因此從2011年起,各大互聯網巨頭都以“票補”切入這一環節。

所謂票補,指的是互聯網公司和片方對電影票的補貼。影片不同,補貼方式會有所不同。《財新》此前曾援引相關人士表述稱,補貼可能是1:1,即協議30元票價,如果促銷價9元,那麽補貼的21元,片方和互聯網公司各出一半。

不過,片方通常並不願意直接用錢補貼,而是通過電影票置換資源,比如給電商企業福利票,或者做專場。

易觀數據顯示,行業線上出票率從2013年的22.3%增長到了2015年的72.1%。到2015年,觀衆網上購票習慣已經形成。

不過,同樣在2015年,習慣了翺翔的電影行業,突然感受到了地心引力。

2、從山頂到谷底

2015年春節期間,廣電總局召集各大互聯網電影票公司開會,傳遞的信號很明確:維持電影票價格,避免惡意競爭。

到了2015年7月8日,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協會、中國電影制片人協會又聯合發布了《電影票務營銷銷售規範》,這項文件明文規定電影零售票價、活動票價的標注和計算,不能低于合同中的協議票價,電商促銷票價要補齊協議票價。

規定一出,外界一時認爲監管機構出手打壓票價。但事實上如此規定,實際上強調了協議票價不可降,“票補”需要電商自行補貼,這極大壓制了各方“票補”動力。

事實上,即便監管層不幹預,票補也難以爲繼。因爲早在2015年,國內2/3以上的出票依賴線上,同時在線購票平台也基本形成寡頭壟斷形勢。

根據艾瑞咨詢的第叁方統計,2016第一季度“其他購票軟件”只占2.9%,這表明大環境已經不具備誕生第叁方購票平台巨頭的能力。各方競爭壓力變小,燒錢獲客的動力也就不足了。

隨著票補逐漸退熱,到了2016年,電影行業已風光不再。在經曆了十年24.83%的複合增長後,2016年國內電影票房全面放緩,增速同比増幅驟降至4%。

反觀曾經作爲市場風向標的光線傳媒、萬達院線等上市公司,在行業減速、股災恐慌下,股價一個個跌沒了影子,即便再有爆款電影出現,資本市場也不再買賬。

典型如北京文化,2017年《戰狼2》的票房高達56.9元,但只助推其股價漲了8天,隨後便繼續一路陰跌,仿佛告訴世人,大趨勢已經不在。

而到了2020年,疫情的爆發讓本已慘淡的電影行業雪上加霜。

2020年1月24日,因爲疫情緣故,全國影院暫停營業,直到7月16日,國內的電影院才有序開放。

然而開放是有條件的,根據國家電影局的規定,每場電影放映時間不得超過2小時,上座率不超過30%。此外,日排片減至正常期的一半。等到影院上座率真正提升到75%,已經是9月25日之後的事了。

2020年7月20日,成都某電影院恢複營業/視覺中國

電影票房節奏也經曆了過山車。2020年國慶檔之前,只有《八佰》一枝獨秀。雖然國慶檔期間有《我和我的家鄉》《姜子牙》等7部大片上映,但隨後行業又進入了“片荒”狀態,直到12月行業才重新開始活躍。

全年折騰下來,2020年國內票房只有200億元出頭,相比2019年的641億元爆降近7成。這次電影行業跌入冰點,讓人們意識到了疫情的嚴重性,也讓行業格局發生了微妙變化。

首先,國內票房的頭部效應越來越明顯。作爲2020年年度票房冠軍,《八佰》以31.09億的票房占據了全年總票房的15%。相比之下,2019年的票房冠軍《哪吒魔童降世》和2018年的票房冠軍《紅海行動》,均沒有超過當年總票房的8%。這意味著,行業增長停滯下,非爆款影片分到的蛋糕更少了。

其次,主旋律大片成爲近年來頭部影企抱團取暖的選擇。以《八佰》爲例,其背後出品、發行共有29家公司。而19家出品方中,又有包括騰訊影業、阿裏影業、華夏等17家聯合出品方。

不過,2020年主旋律題材確實給投資人帶來了豐厚的回報。根據燈塔專業版數據,《八佰》《我和我的家鄉》《金剛川》《奪冠》《緊急救援》五部主旋律影片的票房,占到了全年票房的41%。但這也不禁讓人擔憂,未來片方在非主旋律題材影片的投入是否會越來越少。

那麽,隨著疫情逐漸好轉,國內線下電影是否仍有增長潛力?

3、電影行業能否重回增長?

想要預判電影行業未來,我們需要了解,驅動票房的因素。

從最簡單的數學來講,票房=電影票銷量×單票票價。而電影票銷量也是個模糊的概念,如果我們繼續拆分會發現,銷量本質上可以拆分爲:地區人口、人均觀影次數。

所以,從根本來看,票房由叁個關鍵因素決定,即:票房=地區人口×人均觀影次數×單票票價。

從近些年的數據來看,人均觀影次數成爲了驅動國內電影市場發展的核心力量。

燈塔數據顯示,2019年國內票房(含服務費)爲641.49億元,2014-2019年複合增速爲16.86%。其中,票價方面變化不大,從35.29元增長至37.12元,複合增速只有1.02%。而在人均觀影次數方面,從0.61次提升至1.23次,複合增速高達15.15%。

未來人均觀影次數還能否繼續提升?我們可以通過北美市場這個全球最大的電影票倉來進行觀察。

北美電影市場的發展可以分爲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爲1980-2002年的快速發展期。

據Statista數據,這一時期北美票房的增長是人口、人均觀影次數、單票票價叁方合力推動的結果。複合增速分別爲1.08%、0.90%和3.56%。這和近年國內電影市場的增長邏輯比較類似。

而隨著市場發展,北美電影市場進入第二階段,即成熟期,這個階段的標志性事件,是人均年觀影次數的下滑。

據統計,2003至2019年北美電影市場人口、單票票價增速分別爲0.81%、2.60%,而人均觀影次數的增速卻由正轉負變爲-2.07%,從2003年的4.73次下滑至3.39次。

對比來看,目前國內電影市場相當于北美市場的第一階段。因爲從中長期的人年均觀影次數角度來看,國內線下票房未來仍有一定的深挖空間。

我國2014年的人均年觀影次數只有0.61次,即使到了2019年也僅提升至1.23次,即便與北美市場成熟期的3.39次相比,差距還比較大。所以,單純認爲行業徹底停滯並不客觀。

不過,曆史不會簡單重演,線下電影行業的複蘇,仍然需要面臨兩重大山。

首先是線上流媒體的崛起對線下電影的威脅。

2020年春節檔受疫情影響臨時取消後,歡喜傳媒將《囧媽》賣給字節跳動,《囧媽》也成爲第一部在線首播的春節檔電影。

盡管對于歡喜傳媒來說,這筆交易達到了快速落袋爲安的目的,但在全國院線看來,這一行爲等于不按套路出牌,甚至是對影院行業的“背叛”。

而在海外,越來越多的好萊塢大片同樣開始擁抱線上。先是環球影業出品的《魔發精靈2》在4月成爲首部在流媒體點播的好萊塢電影,隨後,迪士尼也在8月宣布,多次推遲上映的《花木蘭》將采取點播模式上線流媒體平台Disney 。

這讓業內意識到,流媒體已經不只是影院下遊的平台,而是漸漸具備了顛覆行業格局的潛力。

另一個決定線上線下總需求的關鍵因素是優質影片的供給。

根據貓眼2020年3月的數據,“新上映且口碑好的電影”將吸引55%的觀衆前往電影院觀影。

然而,需求雖然剛性,但從近幾年院線影片的評分來看,總體水平略有下滑。以豆瓣評分舉例,2019年-2021年,票房前五的影片總分依次爲37.1分、35.2分、35分。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兩年的高票房電影豆瓣評分都在8分以下,甚至還出現了諸如2021春節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等只有5.4分的低分爆款電影。

在2019年第28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的論壇上,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喇培康曾說:“依靠大IP顔值炫技等爭奪票房的時代已經過去,真正優質的內容、現實主義題材的作品開始浮出水面,並且能夠受到新一代觀衆的歡迎,獲得良好的市場反饋。這種狀態是電影市場回歸正統的必然,也必將成爲未來電影發展的新常態。”

所以,如何生産出打動人心的電影,不僅是出品方需要考慮的關鍵,同樣是電影行業複蘇的保障。 国产乱人在线无码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