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国产色噜噜噜在线精品召唤美女军团1-12

精彩内容:

第11章 五美歡
  第二天,精氣神體都透支的兩人,沈沈睡死直到日落,外面卻已炸翻了鍋。
  感覺自家小姐的靈氣變得微弱,卻又無人能破開五重天的結界,要不是氣息仍然穩定安適,而且慢慢有稍稍回複的迹象,只怕早派人向帝都求援了。
  好容易虎霸才喚醒采缇,美女武將全身癱軟無力起身,虎霸試著反向渡過精氣和功力,采缇本就是女陰過度被採補才如此虛弱,男人陽氣雖沒有雙修功法的效果卻能滋補回氣。
  俏美王妃終于能夠起身外出,心中甜蜜更是愛極虎霸。
  美麗女將勉強解釋,因爲施展秘法控制虎霸,損耗過度,需要好好休息,一切明日再議。
  這一夜兩人溫柔纏綿,虎霸賣力表現,雖然不再採補,還是爽得美女王妃只想把愛郎吞進肚子裏去。采缇告訴虎霸,她想先穩定住局勢,然後兩人私奔,雙宿雙棲白頭偕老。
  如果帶著四女和四霸,逃亡困難而且變數太大。
  虎霸一早讓采缇找來鼠霸,兩人商議後,希望采缇先假裝招降山賊結束民亂,又說至少要讓四霸得到四美,才能保證進行順利。
  軍事會議上,采缇告訴四女和城主,虎霸已經成爲她的奴隸,決定招降山賊。
  美女將軍先讓鼠霸回去傳訊,幾天後下令由城主和大軍留守省城,自己帶著四女和虎霸前往招降。衆人齊聲反對,王妃執意已定,嚴令七天之內不得有兵將上山以免沖突。
  並說以自己五重天和四女叁重天之能,重傷的賊人完全無力反抗,寬慰衆人心防。
  縱馬跟著虎霸要進入山寨之前,采缇分給四女一人叁顆靈藥,可以辟毒以防賊人。
  其實是鼠霸拿給虎霸,交由采缇要她讓四女服下的。春夏秋冬做夢也想不到,自家小姐的身心已經完全屬于虎霸,爲了討好愛郎,出賣她們成爲男人的玩物。
  合歡宗的金風玉露丸對四重天以下的才有完全效果,四重天以上只要運功壓制就可抵抗。
  這種霸道淫藥會讓女人變得淫賤騷浪,迷失本性,對男人産生強烈需求和慾望。
  讓女人極想和男人交合淫媾,就算是第一次遇到的男人也會放浪求歡任其姦淫。
  金風玉露一相逢,更勝卻人間無數。缺點是從此變成性慾強烈任人淫幹的花癡。
  對付叁重天的四女只要一顆就可見效,鼠霸一次叁顆就是要徹底讓她們成爲淫娃蕩婦,任憑山賊姦淫玩弄甚至主動貪歡求幹,身心完全沈淪再無反抗可能。
  春夏秋冬開始動情發熱,目光渙散迷離,下體流出淫液,小嘴呆張喘息,那些之前看不起的醜陋低賤山賊,個個都變成強壯英俊的男人,好想摟著他們求歡。
  殺得賊人落荒而逃的四名女將,現在連馬都快騎不住,嬌軀左右搖晃只想撲到男人身上。
  終于來到山寨大廳門口,四女身體一軟,各自摔下馬倒在前來迎接的四霸懷中,未經人事的處子只知道糾纏男人不停扭動,嘴角癡呆地流下長長的晶瑩唾沫。
  虎霸體貼地把稍感羞愧不安的嬌俏王妃帶入內房,四霸將沈淪淫慾的四美抱至聚義大廳,周圍已經環繞著近百名賊人飲酒作樂,欣賞四個頭目姦淫這些打得他們抱頭鼠竄的女將。
  馬霸抱著冷豔冬兒坐在大椅上,一邊幫少女解衣一邊玩弄她,還教著淫蕩無恥的話語。
  豬霸撕碎熟美春兒的衣裳,將她放在大桌上狠幹了起來,雙手抓揉爆捏著一雙大奶子。
  狗霸推倒熱情夏兒扯下亵褲,擺弄成好像趴地翹臀的母狗,自己像公狗般撲上去猛插。
  鼠霸抱著關押他的嬌嫩秋兒,不同于其他叁人,溫柔有技巧地在靠椅上愛撫調教。
  『就是你這個小娘皮在老子肩膀開了一道口子,看我今天怎幺玩死你,連叫床都不會嗎。』『追得我跑罵我死肥豬得意嗎?今天豬大爺就要把我幹成下種的豬母,叫你再罵我死肥豬!』『拿劍指著俺很威風是嗎?試試俺的巨劍!插死你這條小母狗,俺是公狗最喜歡幹母狗!』『乖秋兒,你好美,哥哥疼你,把身子和小心心都給哥哥,哥哥好好愛你,再跟你說故事。』「馬爺∼∼馬大爺∼求你要了我∼嗯嗯∼∼嗯∼求你幹我∼插我∼∼馬老爺∼馬爺∼嗯∼∼冬兒聽話∼冬兒說∼∼冬兒是騷貨∼冬兒是賤貨∼∼嗯∼求馬老爺幹我∼賞我∼∼給我∼冬兒是賤貨∼冬兒喜歡給男人幹∼∼冬兒最喜歡給男人幹∼∼啊啊∼啊啊∼∼好舒服∼∼天啊∼∼怎幺會∼啊∼馬爺∼∼啊啊∼∼馬爺幹得冬兒好爽∼啊∼∼馬爺∼冬兒∼啊∼∼喜歡∼幹∼啊啊∼∼馬爺∼冬兒飛了∼冬兒要飛了∼∼啊∼哦啊∼∼要飛∼了∼哦∼∼∼」「喔……壞人…壞蛋……喔喔…你幹得我好…好…爽……喔……壞人…你是壞人…壞死了…
  喔喔……喔啊…頂到心了…喔……好爽…你幹死我了…被你幹得好爽…喔…幹我…壞人…
  會被你幹死的…喔…頂到心…頂到心了……喔喔喔喔…喔啊啊啊……豬哥幹我…幹我……
  下種給我……喔…喔喔喔啊……下種給豬母…喔……頂到……頂到心……豬哥…幹我……
  喔啊…喔喔喔啊…啊…豬哥…豬爺……我是豬母…下種給豬母……喔啊啊啊啊啊……」
  「幹我∼幹我∼∼我是賤貨∼我是爛貨∼幹我∼∼好∼好棒∼∼幹我∼強姦我∼我是賤貨∼我是欠人幹的母狗∼∼我是母狗∼∼幹我∼好棒∼我是下賤的母狗∼∼我最愛給公狗幹∼好棒好棒∼∼強姦我∼強姦我∼∼母狗最愛給公狗幹∼∼母狗天天都要給公狗幹∼啊∼∼好喜歡給公狗幹∼我是下賤的母狗∼∼好棒∼∼公狗幹我∼啊啊∼把我當成母狗一樣幹∼啊∼我就是母狗∼公狗幹我∼幹死我∼∼我是給公狗幹的母狗∼我是給公狗幹的母狗∼∼」「嗯…嗯嗯……啊…嗯…哥哥…嗯…嗯喔……哥哥…妹妹喜歡…妹妹好美……啊啊…好美…
  哥哥…親親哥哥…妹妹要……妹妹…要…啊…嗯嗯…嗯……啊…哥哥…好美啊……輕……
  輕點…啊…深點…啊…輕…啊啊…深點…啊…輕點…啊啊…深深…啊…好美好美…妹妹…
  隨哥哥…妹妹…都隨便哥哥…啊啊啊…啊∼∼哥哥啊∼美死了∼哥哥哥哥哥哥∼∼啊啊∼親哥∼親哥哥∼∼妹妹∼是你的∼妹妹都是∼你∼啊∼哥∼啊啊∼哥哥∼啊∼美∼死了∼」四女之中最先慘敗的還是身心俱爽的秋兒,之前因爲鼠霸幽默風趣的逸聞故事而吸引親近,現在被溫柔玩弄百般調教,加上淫藥亂性,只覺得這個給她快樂和滿足的就是最好的男人。
  虎霸體格壯碩,陽莖又粗又長。馬霸陽莖較細竟比虎霸更長。豬霸則是肥短但特別粗壯。
  狗霸耐力驚人而且能征戰多次。鼠霸陽具並不特別,體格也是五人中最瘦小的,但說到能讓女人不只沈迷肉體淫慾,還願意死心塌地獻出真心的,卻總是鼠霸。
  就連虎霸也依靠他的淫藥和指點,才能夠完全收服美女將軍。
  「哥哥∼親哥哥∼∼妹妹∼好愛你∼妹妹∼都∼是你的∼∼啊∼親哥∼好美∼好愛∼啊啊∼」『好秋兒,我們說過你打的那一掌,有天會讓你脫光衣服補償哥哥,現在秋兒可願意乖乖投降,以後都願意乖乖被幹,脫光光補償哥哥?』「秋∼秋兒投降∼了∼∼秋兒∼願意∼乖乖投降∼秋兒喜歡∼被∼∼哥哥∼幹∼∼以後都要∼乖乖∼被哥哥幹∼∼秋兒看到∼哥哥∼就願意∼∼脫光光∼被哥哥∼幹∼∼秋兒∼看到哥哥∼就∼願意∼啊∼脫光光∼哥哥幹∼秋兒∼脫光光∼乖乖∼被哥哥幹∼秋兒∼願意∼∼脫光光∼被哥∼∼被哥哥幹啊∼秋兒願意∼秋兒都願意∼親哥哥∼∼啊∼妹妹都是∼你的∼啊∼啊啊啊∼∼哥哥∼親哥哥∼秋兒∼你的∼你的啊∼∼」愛極爽極的秋兒叁峰盡洩,鼠霸盡情品嚐香津玉泉,吸飲瓊漿玉乳,陽具一開一吸地完全采收了少女全心奉獻的處子陰元,卻沒有在甜美的蜜壺內射精,咬牙一忍離開那香柔滑嫩的女體,取出一顆丹藥餵秋兒吞下,滋補美人虧損的女陰,回頭觀望其余叁霸的戰局。
  此時豬霸和春兒已是強弩之末,粗壯爆肥的肉莖塞滿了火熱緊縮的蜜穴,瘋狂地上下抽插。
  「豬母要死了∼死了∼下種給我∼給我∼∼豬爺∼豬爺∼下種∼給我∼給我啊啊啊啊啊∼」最後魚死網破兩敗俱傷,春兒陰精噴洩,豬霸陽精狂灌,兩條肉蟲緊抱著一起完蛋。
  「冬兒飛了∼冬兒完了∼∼大爺∼大爺∼∼饒了冬兒∼啊啊∼哦啊∼完了∼完了∼哦∼∼」冬兒也在馬霸猛攻之下,超長馬鞭在肉壺內壁狠很鞭笞,直接把平日冷豔酷麗的冬兒幹暈過去,處女元陰熱燙甜美,滑潤蜜穴緊縮吸搾,馬霸終究沒能忍住,一陣陣射得少女嬌軀不停抖動。
  「被幹∼被幹死了∼啊啊啊∼母狗死了∼下賤的母狗被幹死了∼死了∼啊啊∼啊啊啊∼∼」狗霸和夏兒的狗爬式已經換成龜騰式,狗霸壓著上擡屈膝的玉腿,一下又一下狠插著肉穴深處,夏兒之前已經洩了兩波,終于在第叁次洩出陰精後高潮昏迷,狗霸也暢快地在美人體內噴射。
  而在四霸淫奸四美的時候,虎霸領著采缇來到內室,擁吻著女武將說著甜言蜜語。
  『好王妃不用擔心,你的姐妹們會很快樂,好王妃想知道她們現在是什幺滋味嗎?』采缇被心愛的男人親得媚眼甜醉,嬌癡婉轉地承歡迎合,虎霸用嘴餵著金風玉露丸。
  「嗯…嗯嗯…」
  『乖乖吞下去,運功化開不要壓制,就可以享受到跟她們一樣的美妙滋味喔。』很快地一股邪火燒遍了全身,舒暖得好像全身毛孔都要張開了,嬌軀完全被燒灼融化。
  虎霸脫去兩人全身衣物,橫抱著采缇抛到大床上,偉岸身軀站在床邊俯視著自己的女人。
  一絲不挂的俏美王妃軟躺床上癡甜迷醉地仰望著愛郎,嬌媚電眼中儘是深深依戀濃濃崇愛。
  雪白嬌軀被慾火燒融成冶豔奼美的嫣紅,戀深愛極的芳心將所有浪情淫慾癡纏在男人身上。
  看著嬌甜癡美的藍绫飛鳳,虎霸竟然第一次完全捨不得和兄弟分享。反覆掙紮許久,終究選擇相信倚賴多年的鼠霸所說,只有這樣才能徹底讓王妃女將完全沈淪投降。
  乖巧至極癡望等待的采缇被愛郎抱起,滿心歡喜迎合男人的寵愛,卻被放在仰躺的虎軀上,好似在溫泉中第一次失身之前的愛撫姿勢。果然男人右手愛撫蜜穴,左手搓揉美乳,唇舌含著雪峰和櫻桃舔吮吸啜,美女武將重溫依戀美景,芳心酥融甜壞,長腿完全打開,大張滑潤蜜穴逢迎著愛郎手指的寵幸,此刻就算要她爲虎霸去死,采缇也千肯萬願。
  愛撫到美人數次洩身,虎霸保持兩人仰躺的姿勢,陽莖自下而上插進采缇洩洪般的肉穴。
  火燙鐵柱插在女體內堅硬高聳,虎霸卻再也不動一下,只是扶著嬌美王妃的纖腰。
  「好哥哥……好王爺……妹妹求你…動一動……好哥哥……你好大…好硬…好熱……
  好好……妹妹好愛…好愛好愛你……求你…求你動一下……哥哥…哥哥……
  妹妹爲哥哥死都願意……」
  『好王妃可以自己動啊,哥哥想看你自己動的樣子。』得到男人恩準,淫熱情浪的美豔女將再無法忍耐,努力挺動酥軟嬌軀前後左右扭動,小嫩穴緊纏套弄著男人的火熱恩賜卻無力動作,纖纖玉手揉捏著自己驕挺飽滿的雪峰,甚至低頭舔弄著櫻紅俏立的乳珠,誰也想不到英武俏麗的藍绫飛鳳竟能如此癡淫騷美。
  「哥哥…好哥哥……妹妹…妹妹沒有力氣了……求你……動一動…動一動……哥哥……
  好大…好棒……妹妹好愛好愛哥哥……求你…求你了……妹妹想要哥哥插…
  妹妹想要給哥哥幹……妹妹好愛哥哥…全部都給哥哥……妹妹一輩子都聽哥哥的話……
  哥哥要妹妹做什幺都行……」
  『真的做什幺都行嗎,我的好將軍,好王妃。』「真的…真的…好哥哥…好王爺……妹妹一輩子…都聽哥哥的話…哥哥想要怎幺樣…都可以…」
  抱著美人嬌纏癡戀,聽著情話軟語哀求,虎霸真想忘卻兄弟不顧大局,帶著王妃女將遠走高飛。
  但性格重情重義,更加不想一輩子躲躲藏藏亡命天涯,還是做了收服采缇爲奴的選擇。
  虎鞭開始緩慢地輕輕抽動,采缇美得魂飛魄散,一心只乞望男人插得更快更用力一些。
  「哥哥…好棒…好深……妹妹好愛好愛……哥哥啊…再快一點…再大力一點…
  多幹我幾下……妹妹好愛哥哥…啊…好美……妹妹一輩子都聽哥哥的話…
  哥哥想要怎幺樣都可以……啊……」
  『哥哥要妹妹繼續做將軍,繼續做秦國王妃,也繼續做哥哥的王妃。』「哥哥…啊啊…哥哥不願意跟妹妹一起嗎……妹妹好愛好愛哥哥…妹妹只想跟哥哥在一起……」
  『再不乖乖聽話就不插了!妹妹不是答應一輩子都聽話,哥哥想要怎幺樣都可以!』『哥哥想跟妹妹一起!但哥哥不要妹妹受苦,哥哥只要能陪在妹妹身邊守著就可以了。』「啊…哥哥…啊啊…好哥哥……妹妹好愛你…妹妹永遠是哥哥的……」
  采缇感動萬分,眼泛淚光。
  虎霸一邊溫柔耳語一邊發力深深挺插,幹得蜜穴愛液如潮,花心軟爛如泥,美人神魂如醉。
  『妹妹一輩子都要聽哥哥的話,哥哥要妹妹做什幺都行,隨便哥哥想要怎幺樣都可以。』「妹妹…一輩子…都聽哥哥的話…哥哥…要妹妹…做什幺…都行…隨便哥哥…怎幺樣…都可以…」
  『妹妹心甘情願做哥哥的奴隸,全心全意只愛哥哥,完全聽從哥哥的命令。』「妹妹…心甘情願…做哥哥…奴隸……啊…全心全意…只愛哥哥……完全聽…哥哥的命令……」
  『妹妹完全是哥哥的,哥哥要妹妹怎幺樣都可以,妹妹絕對不會反抗哥哥。』「妹妹…完全是…哥哥的……哥哥…要妹妹…怎幺樣…都可以…妹妹…絕對不會…反抗哥哥…」
  虎霸正在努力催眠調教,外邊四霸已經完事,鼠霸還給叁人服用了壯陽回精的猛藥。
  其實鼠霸也怕虎霸帶著采缇私奔,其余人等必將死無葬身之地,因此執意要染指美人。
  馬霸尚知事情輕重,豬霸狗霸一貫精蟲上腦,只知道要來淫幹藍绫飛鳳,秦國王妃。
  進房看到女將軍赤裸動情已經被大哥幹上了,五霸從前也好幾次一起共玩女人,兩人一左一右張嘴往雪白美乳咬去,雙舌纏上粉嫩櫻桃,虎霸鼠霸就知道大事要糟!
  『哥哥要妹妹給誰玩就給誰玩!哥哥要妹妹給誰幹就給誰幹!』虎霸拼上梁山,將采缇往死裏插,霸道地命令著!
  「哥哥…哥哥……妹妹只愛哥哥……啊…你們是誰…哥哥救我……哥哥…哥哥……」
  爽美得不知人事,雙乳遇襲正感迷惘的美女將軍,茫然無助地不知所措。
  感覺到采缇迷惘多于反抗,對男人的愛戀似乎已經勝過一切,虎霸咬咬牙硬撐到底。
  『哥哥希望讓妹妹快樂!哥哥需要妹妹幫助哥哥!』『哥哥要妹妹給誰玩就給誰玩!哥哥要妹妹給誰幹就給誰幹!』「哥哥…要妹妹……給誰玩……哥哥…哥哥……妹妹愛哥哥……」
  『哥哥希望讓妹妹快樂!只有我的兄弟跟我們一起,哥哥才能一直跟妹妹在一起!』最後二霸也加入戰局,馬霸舔舐女武將還被大哥插著的陰唇,找到腫脹的蜜豆吹含吮舔,鼠霸運用採補功法和神妙技巧糾纏香舌,玩弄得美人王妃更加迷亂,唇角流涎上峰欲開。
  『哥哥希望讓妹妹快樂!妹妹只愛哥哥就好,妹妹乖乖聽話就是愛哥哥。』『哥哥要妹妹給誰玩就給誰玩!哥哥要妹妹給誰幹就給誰幹!』「哥哥…要妹妹…給誰玩…就給誰玩……哥哥…哥哥……妹妹愛哥哥…妹妹好愛哥哥」「哥哥…要妹妹…給誰玩…就給誰玩……哥哥…要…妹妹…給誰幹…就給誰幹……」
  「哥哥∼要妹妹∼給誰玩∼就給誰玩∼∼哥哥∼要∼妹妹∼給誰幹∼就給誰幹∼∼」「哥哥∼要妹妹∼給誰玩∼就給誰玩∼∼哥哥∼要∼妹妹∼給誰幹∼就給誰幹∼∼」「啊啊∼啊啊∼哥哥∼哥哥∼∼啊∼啊啊∼妹妹∼哥哥∼啊∼妹妹好愛哥哥∼啊啊啊啊啊∼∼∼」在五霸合力征服愛撫玩弄之下,美人王妃舌間玉泉噴洩而出,雙乳瓊漿盡入豬唇狗嘴,元陰如數奉獻給長舌和陽莖,只是眼角,似乎也流下兩行清淚。
  房裏完全癡呆的采缇任由叁霸姦淫玩弄,大廳裏近百名山賊輪姦著四名叁重天的美女武將。
  虎霸和鼠霸對坐著各飲苦酒,似乎是整個歡淫山寨中唯二獨特的存在。
  大秦最美麗的王妃女武將藍绫飛鳳和四名美婢,從此沈淪在癡淫歡浪的慾海中。


第12章 一吻定情
  一天一夜過去,已是第二天清晨時分,叁霸不知內射了嬌美的王妃幾次,四人各自昏睡。
  大廳裏已經聽不見女武將的淫叫呻吟,縱有叁重天功力護體,四美被近百名山賊輪姦下,已是出氣多、進氣少,全身從頭到腳、由外至內,都被男人的精液恣意澆灌。
  鼠霸:「我去讓弟兄們停下來,暫時還必須留著她們。」
  『嗯……』就在鼠霸要走出房門的時候。『把金風玉露散的解藥……給我吧……』鼠霸一下子跳回虎霸眼前,瞪著他道:「你也該看出來了,計劃失敗了!」
  「碧海情天雖然成功讓她愛上你,但後來傷透了她的心,現在再解除對她肉體的控制,難保她不會馬上翻臉!」
  『她可能還愛我嗎?』「難!精神控制系的沒有解藥也不需要解藥,因爲容易被破解。除非經過相當時間的調教,或是在藥效作用時本身就有強烈的感情,才能發揮完美的功效。」
  「她之前並不愛你,雖然不知道爲什幺藥效好像很不錯,但現在清醒後一定會馬上殺了你。」
  『不解除的話,她的狀況,也沒辦法執行計劃了,而且五重天功力,會慢慢自行壓製藥效。』『給我吧。』鼠霸看著結義大哥,掙紮許久,長歎一口氣。放下藥瓶,自顧自去處理四美。
  虎霸爲采缇洗淨身體,抱到自己房中,餵下幾顆解藥,坐在床邊靜靜守候。
  終于,藍绫飛鳳似是從某個夢境中驚醒,看了看身邊的男人,然後閉上眼睛許久。
  再次張開明眸,美女王妃眼中,已經恢複理智的神采和光芒。
  「爲什幺要救我?」
  『我欠你的,而且你不恢複清醒,也沒辦法交代。』「我現在身體還很虛弱,你可以殺了我,帶著你的兄弟逃走。」
  『我不會這幺做的。』『一切都是我一個人計劃的,其他人我會安排真正投降,希望你能放過他們。』「把解藥給我,帶我去看她們四個。」
  虎霸扶著采缇來到四美的房間,一一救治之後,四女幽幽醒轉。
  「我對不起你們。」
  『我們是小姐的人,小姐要我們死,我們就死。』春兒賭氣地說。
  秋兒哭哭啼啼:「可…可以把鼠哥…鼠霸叫來嗎?」
  鼠霸來到榻前,秋兒被兩女扶著坐起。「啪!」
  一個清脆響亮的巴掌,打在鼠霸臉上。
  鼠霸不閃不避:『我也是不得已……秋兒,對不起……』說完黯然轉身離開。
  秋兒哭倒在衆女懷中,采缇離開前,留下一句:「四霸之中,只有他沒有姦淫我。」
  回到虎霸房中, 「你們這樣就想投降?」
  『一切都是我的錯,你可以把我千刀萬剮,希望不要爲難他們,新領地也需要壯丁。』「你不怕死?」
  『應該怕吧,不過能遇到你,也算值得了。』「你不該對我說些什幺嗎?」
  『……采缇……對不起……』「這還是你第一次叫我名字。嗯……爲什幺我感覺身體還是發熱,藥力似乎沒能化淨。」
  整瓶神女合歡散已經徹底改變王妃女武將的體質,不過現在采缇的意識是清醒的。
  「來吧,如果能讓我滿意,就讓你在極樂中死去,饒過其他人一命。」
  美人身上死,做鬼也風流。很快房裏就傳來采缇斷斷續續的呻吟。
  「嗯……嗯嗯…喔…嗯嗯……嗯…嗯啊……嗯…嗯嗯……啊……嗯嗯……」
  虎霸心亂意煩加上內心有愧,表現有點呆滯遲頓,身下美人自然發覺了。
  「嗯……之前要騙人家身心時……不是很厲害嗎……怎幺現在也變成病貓了……」
  男人可殺不可辱,虎霸心頭火起,不顧一切,動作發狠,嘴上也開始逞兇。
  「啊啊……輕…輕點……啊…好…啊啊……好好……啊啊啊…好…好深……啊……」
  『幹死你,幹死你,竟敢說我是病貓,哥哥幹得你爽不爽!』「啊……才不爽…一點都不爽……啊啊…幹死我……有本事就幹死我…啊啊……」
  『明明爽還不爽,幹死你,幹死你這個下賤的王妃,幹死你這個淫蕩的藍绫飛鳳!』「啊啊啊…不爽…就不爽……啊啊…來啊……我是下賤的王妃…我是淫蕩的藍绫飛鳳…啊啊…幹死我……哥哥幹死我…啊……啊啊…好好……啊…好……好啊…啊……」
  『爽不爽!爽不爽!說你好爽!求哥哥幹死你!』「啊…哥……啊…哥哥……啊啊…爽…好爽……啊……哥哥幹我…哥哥幹死我……」
  『真賤,幹死你這個淫蕩的女將軍,幹死你這個藍绫飛鳳,幹死你這個賤貨騷貨!』「我是…我是…淫蕩的…將軍…啊啊……哥…幹我…啊……好…啊啊…哥哥幹死我…」
  我是賤貨…我是…騷貨…啊啊……我又騷又賤……啊…哥哥幹我…幹死…小賤貨…」
  『真的是又騷又賤,看來沒有我之後,這裏還有幾百個男人可以滿足你。』原本沈溺在縱情歡愛的王妃女武將,聽到這句話,突然發難。
  一個巴掌準確地打傻了身上的男人,巨力一掀,翻轉兩人身體將虎霸騎乘在床上。
  「好深……啊啊…好大…啊……啊啊……怎幺…能…那幺深……啊…好…好好啊……」
  虎霸看著繼續沈淪情慾,馳騁在自己肉棒上的藍绫飛鳳,癡美嬌媚地享受歡愉,臉上的火辣疼痛告訴他剛剛不是幻覺,卻完全不懂身上的女人在想些什幺。
  狂亂貪歡的雌獸終于失去力氣,虎霸適時接管主權,再將美女武將壓在身下。
  「啊∼好深∼∼啊啊∼∼真好∼啊∼∼哥∼好∼好愛∼∼啊∼好棒∼∼好愛你∼好∼啊啊∼∼愛你∼我愛你∼∼哥哥∼我好美啊∼∼啊啊∼∼好∼好愛你∼∼哥啊∼∼你好棒啊∼∼怎幺能∼幹得那幺棒∼∼啊啊∼妹妹∼好好∼∼啊∼好∼哥∼幹我∼哥哥幹死我∼啊∼幹我∼∼啊啊∼幹死我∼∼啊∼幹死妹妹∼幹死妹妹了∼哥哥∼死了∼∼妹妹∼要死∼要死了∼∼啊∼哥哥∼啊啊∼哥哥∼妹妹好愛∼好愛好愛∼啊啊∼哥哥∼妹∼啊∼∼哥哥啊∼∼死了∼妹妹∼死了∼死了啊∼啊啊啊啊啊∼∼」酥熱甜美的陰精燙在大龜頭上,緊縮滑潤的肉壁不斷吸搾著大陽莖,虎霸將所有生命的精華完全灌注在美女武將體內,趴在迷死人不償命的胴體上。
  藍绫飛鳳的玉手撫上了男人的頸動脈,虎霸還深深插在美人體內,苦笑著閉上了眼睛。
  『能這樣抱著你死去,應該沒有任何遺憾了吧。』「你還有什幺話,忘了對我說嗎?」
  『……呃……采缇……對不起……』「真是無可救藥的笨蛋!那你就去死吧!」
  雖然咬牙切齒,纖纖素指還是沒有發勁。
  「你知道爲什幺秋兒要打鼠霸嗎?」
  『因爲她被鼠霸姦汙了,不對,她也沒打其他人,叁女也沒打人。』『因爲……她喜歡鼠霸?鼠霸卻沒保護她,讓她被其他男人姦淫?』「那你知道,我爲什幺要打你嗎?」
  采缇的聲音幽幽傳來,虎霸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看著她。
  「從我小的時候,就幻想著,將來會有一個強壯的男人,緊緊抱著我。這個男人擁有我的心,也擁有我的初吻,他會疼愛我一輩子。」
  「樹林中那次,是我的初吻,從那時候我就愛上你了。」
  虎霸終于知道,爲什幺碧海情天能夠完全生效,還有爲什幺後來她如此抗拒和傷心。
  一吻定情,美人王妃女將軍,是真的對他有了感情,而不是情藥而已。
  『采缇……對不起……』「除了對不起,你就不會說別的嗎。」
  『……我喜歡你……』「男人啊,騙女人上床的時候說得很好聽,說真心話時就變成白癡。」
  「我可以接受你和鼠霸投降,其他人必須死。」
  『不要,這樣我也不能獨活,采缇,你放過他們吧。』「所以你把兄弟看得比我還重要是嗎?」
  虎霸看著采缇,終究回答不出口。
  「你會後悔的!」
  最後,美女王妃接受了山賊的全面投降,爲了安撫和闢謠,甚至將許多女兵和良家許配出去,讓山賊安家立戶成爲良民。
  秋兒也在鼠霸百般哄騙後嫁給他,虎霸成爲王妃的親衛隊長隨侍在側,其他叁霸貪戀采缇肉體和美貌,爲了攏絡和堵嘴,雙方討價還價之後,美女武將每次返回領地視察就會讓叁霸得償所願一番,不顧虎霸青筋暴怒。
  這樣過去了一年,直到皇女秦慧心到王府偷窺。
  『這是大師最新爲我配製的藥和欲情香,本王勇猛吧,還不乖乖求饒!』「嗯……夫君很棒……還是要多注意身體……」
  皇子亂吼幾聲,將所剩不多的生命力射入「貞潔」的王妃體內。
  『真是無趣,什幺不好偏偏找只會打仗的女將軍!』『我要出去了,這幾天不會回來。』男人拖著虛弱的腳步遠去。
  采缇能看出自己名義上的夫君,自少荒淫酒色虛耗無度,現在更胡亂服藥,等于強催自己最後的生命力,雖然並無感情,難免郁悶苦澀地坐在臥床上。
  屏斂氣息躲在暗處的秦慧心想著:「這樣就是做愛嗎?好快!可是大嫂好像很不快樂?」
  「出來吧!別躲躲藏藏了!」
  慧心公主一驚,大嫂怎幺能察覺我六重天的行蹤。
  只見從密門走出四個男人,前面是笑嘻嘻的叁霸,後面是臉色陰沈的虎霸。
  『王妃好久沒回領地了,咱們叁兄弟可不像大哥那幺好,隨時都陪在王妃身邊,老叁老四從來沒看過帝都,我們就來開開眼界。』馬霸陪著笑臉。
  「不就是要做嗎,做完了趕緊滾蛋。」
  看了看沈默的虎霸,采缇氣上心頭,也許想發洩郁悶苦澀,也許是欲情香作用,美人王妃忽然臉色一舒,笑容如花綻放,媚眼秋波流轉。
  「不過……叁位哥哥如果能弄得人家很舒服……也許能多留幾天喔……」
  美女武將嬌顔一笑,叁霸看得都呆了,忽聞綸音聖旨,連忙飛撲上大床。
  豬霸狗霸一左一右照顧著豐碩的美乳,又吸又舔又捏又揉,還不時輕咬轉弄。
  馬霸抓著采缇雙腿一分,大嘴往桃源聖地進發,完全不在意剛剛才有男人射精,就這樣趴著吸吮舔舐,細長的馬舌甚至深入蜜穴,舔吃著淫水和精液。
  叁舌六手弄的采缇嬌喘連連,媚眼如絲,美人王妃原本只是有些賭氣和發洩,現在被神女合歡散改變的體質真正被挑起情慾,享受著叁霸的服侍。
  「嗯嗯……嗯……好棒啊……叁個男人真的比一個男人好多了……嗯嗯……」
  叁霸耐心溫柔愛撫逗弄許久,身上衣物不知什幺時候已經脫光了,現在是狗霸含著陰唇,像狼狗一樣舔著小蜜豆,還不時把舌頭伸進陰道裏攪拌。
  豬霸揉捏著雙乳擠向中間,粗舌在兩個挺俏的櫻桃上來回纏繞打轉。
  馬霸舔著晶瑩的耳輪,細長的舌頭伸入耳朵,輕呼著熱氣說著甜言蜜語。
  叁人合力弄得美女武將嬌軀不斷顫抖,美眸迷離癡醉,嘴角流出長長口水。
  眼見時機成熟,狗霸終于將陽莖插入美人體內。被叁個男人愛撫玩弄許久,現在真的被雞巴幹了進來,采缇爽得又甜又美,口中也不知羞恥地浪叫起來。
  「啊啊……好…好啊……啊…好會插…啊啊……好好…好棒啊…啊啊啊…好…啊……」
  狗霸奮力幹了一千下,又快又狠,充分發揮耐力強勁的特點,然後將雞巴抽了出去。
  正被幹得癡迷的采缇只覺空虛失落,蜜穴一張一合好似求著男人,豬霸就插了進來。
  『看豬爺的神棒,這幺粗的雞巴,王妃喜歡吃嗎?』比狗霸粗肥許多的陽莖塞滿了陰道,從空虛到飽脹,采缇幸福得好像要融化一樣。
  「啊…喜歡……好喜歡……好粗…好滿……啊啊…好好…喜歡…喜歡死了……啊……」
  豬霸抽插許久,終究還是拔了出去,再次和狗霸一起舔吮玩弄著美乳。
  馬霸挺著雞巴,龜頭浸在蜜穴口,讓陰唇含著,緩進輕出逗弄著美女武將。
  原來之前采缇雖然幾次和叁霸交合,但大多運用功力壓制,很少有享受和叫床。
  看著今天美人王妃的表現特別不同,叁霸特別賣力,希望能真正征服藍绫飛鳳。
  『王妃娘娘今天很騷啊,再叫得淫一點,叫得浪一點,大爺好好賞你。』「我才不∼喔∼∼才不∼喔喔∼∼我∼喔喔∼∼啊∼別停∼∼再來∼再來嘛∼∼」端莊高貴的王妃嘴上還想抵抗,就被馬霸的長莖直接深插到子宮壁,爽得只能喔喔叫。
  馬霸深插了叁下就退了回去,繼續在陰道口逗弄著,任憑美女將軍哀求討饒。
  『叫馬爺,說你是賤貨是騷貨,說你最喜歡被男人幹。』「才不∼喔喔∼∼不∼喔喔∼∼馬爺∼喔喔∼∼馬爺∼喔喔∼∼我是賤貨∼喔∼∼我是騷貨∼喔喔∼∼我最喜歡∼喔喔∼∼喜歡∼喔喔∼∼被男人幹∼喔喔喔∼∼」『再淫一點,再賤一點,叫我們哥哥,叫我們王爺,求我們好好輪姦你!』「馬哥∼馬哥哥∼喔喔∼∼幹我∼幹我這個小賤貨∼喔喔喔∼∼馬哥哥∼豬哥哥∼∼喔喔∼∼狗哥哥∼∼求你∼求你們幹我∼∼幹死我∼∼喔∼我是小賤貨小騷貨∼∼幹我∼都來幹我∼∼我最喜歡∼喔∼∼被男人幹∼喔∼∼王爺∼喔喔∼∼馬王爺∼喔∼豬王爺∼狗王爺∼∼喔喔∼好爽∼∼被輪姦好爽∼喔喔喔∼∼求你們輪姦我∼喔喔∼∼我最喜歡被男人幹∼喔∼最喜歡被輪姦∼喔喔∼求你們輪姦我∼喔喔喔∼」二霸聽得再忍不住,一使眼色,叁人將美人王妃翻了轉身,趴在豬霸身上。
  馬霸拔出長長的陰莖,沾滿滑潤的淫水,豬霸粗肥的陰莖馬上補進火熱的肉壺中。
  「啊∼∼豬哥∼豬哥哥∼∼啊啊∼好豬哥∼∼你幹得我好爽∼∼啊啊啊∼∼幹我∼∼幹死我∼豬哥哥∼豬王爺∼啊啊∼∼好粗∼∼啊∼好爽∼∼啊啊∼∼不行∼∼喔∼不行∼∼那裏髒∼∼啊啊∼喔喔∼啊∼啊喔∼好奇怪∼∼死了∼要死了∼喔啊∼∼」原來馬霸的長莖轉戰粉嫩的後庭,這還是采缇在清醒狀態下第一次被幹屁眼,小穴裏塞得又粗又滿,雛菊裏插得又深又長,爽得藍绫飛鳳只能啊啊喔喔地亂叫,不過很快就連叫聲也不能自由發出了,狗霸已經把肉棒塞進王妃的小嘴裏抽插起來。
  這樣叁管齊下、分進合擊的攻勢,就算貞潔烈女也要被征服,更何況是有心放縱,欲香滿室,而且已被淫藥改變體質的美女武將。
  采缇只覺得全身滾燙有如火燒,嬌媚的呻吟從滿含男人陽莖的嘴中含糊發出。
  身下的豬霸一邊狠插一邊捏著美乳吮舔,身後的馬霸每一下似乎都要插進肚子裏,藍绫飛鳳美得爽上天,兩條肉鞭子在體內好像鞭笞著她,要全心全意服侍嘴中的肉棒。
  美女王妃櫻唇癡癡地吸含著男人的陽莖,香舌溫柔地繞著大龜頭打轉,乖巧地舔舐龜頭與陽莖之間的皺折接縫,一滴滴地將上頭的淫漬穢迹吸了個乾淨,好似吸吮最好吃的仙液,津津有味。之後更深深含著狗霸的陽莖,小嘴嘟成大O型,臻首乖巧地前後移動,吞吐著男人的雞巴進進出出。
  看著采缇癡淫嬌美的模樣,聽著鼻喉中含混透出的嗯哼嬌吟,叁霸賣力抽插,最後四人幾乎是同時高潮的,采缇只覺嘴裏、嫩穴裏和菊花深處,同時被男人火熱的陽精灌注,美的好像全身都要融化,小穴一緊一夾一洩,甜美的陰精盡情澆灑在肥大的龜頭上,差點讓豬霸爽得馬上再射一次。
  四人一陣喘息之後,叁霸離開大床,偷偷服下壯陽回精的靈藥。
  虎霸在旁看得除了憤怒竟然還有興奮,美女武將瞄了一眼那幾欲裂褲而出的虎鞭,輕笑一聲:「還是叁位哥哥棒,不像有些人只能看,什幺也不會做。」
  虎霸再也忍不住,狂吼一聲震破衣物撲向采缇,奮力抽插起來。美女王妃嘴上不饒人「才這幺點勁……狗哥哥都比你棒……再粗點嘛……再深點嘛……」
  無論虎霸怎幺賣力,刻意唱反調的美女武將總是不滿意,虎霸羞愧又氣惱,低頭看到采缇眼角的淚光,才知道自己又做錯了。
  停下動作,溫柔親吻了懷中美人,舔去王妃臉上的淚水。
  『你不喜歡,以後我不讓他們叁個碰你。』『大哥!』「沒關係的,那是我跟他們談的條件。而且,幾個男人真的比一個男人舒服。」
  「我也想開了,只要能快樂就好,性交未必要有愛情,你們男人不是這樣嗎?」
  「我就把他們當成,你所使用的人形玩具,以後他們要碰我,必須和你一起。」
  「如果有一天你要改變,相信你自己會想辦法說服你的兄弟,是吧?」
  「現在,好好愛我,今天我只想好好享受。」
  虎霸仰躺床上,讓美人仰躺抱在懷中愛撫,果然這是采缇最喜歡最依戀的體位,很快美女王妃情動如潮,嬌吟連綿。虎鞭勇猛地由下方插進蜜壺,幹得藍绫飛鳳玉首後仰,美乳顛動,雙腿大張,愛液橫流。
  叁霸不知死活地上前幫忙,豬唇狗嘴舔含著乳峰,馬舌挑動著蜜唇和蜜豆。
  「啊∼好棒∼好棒∼∼啊啊∼哥哥∼哥哥∼∼妹妹愛你∼∼妹妹好愛你∼啊∼啊啊∼∼哥哥愛我∼愛我∼∼啊∼妹妹∼是∼哥哥的∼∼愛你∼啊∼哥哥∼好愛好愛你∼啊∼妹妹是∼哥哥∼王妃∼∼啊啊∼哥∼哥哥∼∼妹妹∼都是∼∼哥哥∼哥哥∼∼啊∼∼愛你∼啊∼∼死了∼死了∼妹妹死了∼妹∼好∼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采缇愛極美極,剛剛叁人合力也只丟了陰精,這次在愛郎身上乖乖叁峰盡洩。
  虎霸吻住采缇,玉泉完全奉獻愛郎口中,瓊漿玉乳便宜了豬狗,陰元美了龜頭和馬舌。
  在淫糜的氣氛下,尚未噴發的虎鞭轉戰緊嫩的菊穴。美王妃一邊被抽插著羞人的禁地,一邊被愛郎環抱仰躺著,嬌嫩的美穴張合大開,任憑其他男人隨意玩弄姦淫,時而是猛烈的狗具,時而是粗肥的豬莖,更喜歡的是深長的馬鞭。
  四人合力淫幹著藍绫飛鳳,殺得美豔女將不知死了幾回,當馬霸深深插到蜜穴最裏面,采缇躺在虎霸身上,被射進子宮最深處。
  美人王妃全身顫抖,歡甜的淫叫讓嘴角上彎美得好像再也合不攏。
  最後虎霸射入後庭,豬霸灌滿蜜穴,狗霸也被小嘴吸出陽精,美女武將再次叁峰齊開,陰精盡洩,被四個強壯的男人輪姦得魂飛神醉,美翻爽死。
  大秦皇女秦慧心看得目瞪口呆,那些淫影歡吟直到回宮許久仍揮之不去。
  「幾個男人真的比一個男人舒服嗎?性交未必要有愛情嗎?」
  比起和大哥,後來和很多男人的大嫂,真的好美好快樂啊!
  不得不說,啓蒙的教育真的很重要,慧心公主顯然找錯了對象。
  只是,誰也不知道,夜深人靜,一對男女相擁而眠。
  『采缇……』「嗯?」
  『對不起。』「喔」『采缇……』「嗯?」
  『我愛你。』「…… 嗯,這就夠了。」
  「我愛你。」

国产色噜噜噜在线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