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常夜之国

精彩内容:

換個風格,另外馬戲團和販賣會繼續求點子啊,沒點子不好寫來著

  綠水河城城邦托蘭德,王國的境內有叁分之一被群山所環繞,山脈之中充斥
著永恒的夜色,所以也被稱之爲常夜之國。然而距今數百年前,托蘭德還是綠水
河城邦中數一數二的大國,但漸漸的,這個經常強盛的王國變得越來越封閉,逐
漸脫離了綠水河的政治中心,成爲了一個被邊緣化的王國。外人對托蘭德的印象
總是停留在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巨型山脈,以及上方永遠不會消逝的夜色,有人說
那是非自然的魔法現象,在這裏居住著一個古老而墮落的種族。

  年輕的領主凱恩斯坐在馬車上,那是一個黑色的,樣式古老但擦拭地十分光
亮的馬車。由上好的木材制作,就連車身的蝙蝠和玫瑰圖案也繪制得唯妙唯俏。

  對于像他這樣的領主來說,這也是一個奢華的馬車。但他所經過的路就談不
上奢華了,馬車行進地一處充滿霧氣的小道中,周圍寂靜地可怕,衹能聽到馬蹄
和輪子滾過的聲音,透過車窗,四周全是陰暗的樹林和深不可見的黑暗。涼風吹
過,一種寒入骨髓的涼意透過車窗,直入體內,讓年輕的領主打了個哆嗦

  「似乎妳覺得很冷,當然對于妳們人類來說,的確如此。」一個高貴美麗,
穿著黑與深紅鑲嵌起來的晚禮服,皮膚就好像大理石般蒼白的貴婦坐在凱恩斯身
邊,正用一種嘲笑的語氣看著哆嗦的領主。

  「不,衹是有點不適應。」凱恩斯不願意在眼前的貴婦面前顯露出軟弱,無
論是出于男性的自尊,還是作爲人類的尊嚴,都是如此。

  山路越來越窄,凱恩斯甚至有了一種正在駛向深淵的錯覺,仿佛黑暗的前方
正有著一衹巨大的惡獸,張開足以吞噬一切的大嘴等待著他。然後馬車就是一個
急轉彎,行到一處懸崖處,車輪碾過的碎石滑了下去,過了很久才能聽到碎石撞
上地面的聲音。

  「我們,還有多久才到?」凱恩斯忍不住問起來,這種寒意仿佛可以將人的
靈魂凍住。

  「很快,不用擔心妳現在的樣子,妳並不是第一個有如此表現的人,我保證
. 」

  蒼白的貴婦輕輕敲打了一下車窗,前方的馬夫——一個永遠披著黑袍的人放
慢了速度。然後貴婦看了男人一眼,眼中帶有嘲笑。

  凱恩斯呼了口氣,他不願意被眼前這個古老種族看扁。而且,姐姐——他美
麗的姐姐曾經就在這片黑暗之中戰鬥過,作爲一名吸血鬼殺手,獵殺過無數的吸
血鬼和狼人。

  「如果遇到吸血鬼,絕對不能慌張,他們是黑夜中的殺手,妳是逃不開那些
怪物的。妳要鎮定,這就是爲什麽讓妳帶上這些武器,用弩箭,帶有祝福射穿他
們的心髒,用銀制的劍刺傷他們,或是帶有火焰屬性的魔法道具。」姐姐是個大
美人,同時也是一個勇敢,堅強的女領主,她將獵殺吸血鬼作爲人生的目標。吸
血鬼是讓這個國家沈入黑暗的罪魁禍首——姐姐一直如此說道。

  「我一定要像遠方帝國的龍之公女一樣,將吸血鬼永遠趕出這個國家。」當
聽說了遠方強大的帝國,一名騎著龍的紅發少女用龍焰徹底焚盡了盤踞在帝國的
吸血鬼氏族之後,姐姐的眼神中閃爍著光芒。她組織起一個獵魔人隊伍,不斷對
吸血鬼們的據點發動攻擊,一度戰果輝煌,但這位被稱爲吸血鬼殺手的姐姐,卻
在一次行動中失蹤,再也沒有回來。同行的獵魔人都訴說著同樣一個故事,她在
戰鬥中支持到最後一刻,然後被吸血鬼撕開了喉嚨,倒在血泊之中死去的故事。

  但不知道爲什麽,凱恩斯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並沒有淚水,也沒有痛恨過
吸血鬼。

  很快,一個巨大的山峰出現在遠方,山體全是由陡峭的岩壁組成,除了正面
那條馬車可以行駛的道路之外,沒有其它可以行走的道路。然後是一個龐大的,
由城堡和城鎮組成的城市出現在眼前,但出人意料的是,城鎮之中可以看到燈火。

  「歡迎來到夜之貴族們的城市,圖利斯,常暗之城。」身邊的貴婦用一種驕
傲的語氣說出了它的名字。凱恩斯伸長脖子,看著高聳的城墻,由黑色哥特式建
築風格組成的冷峻墻體,上方盤踞著許多石像盤,仿佛在注視著來訪者一般。

  憑心而論,這個城市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熱鬧一些,就好像人類的城市一樣,
可以看到酒吧,商場,還有民居——當然,高貴的夜之貴族總不會把棺材像陳列
館一樣放在外面。街上的人群並不多,但仍然可見各種各樣的人,應該說吸血鬼。

  就如傳聞中的一樣,吸血鬼對美有一種近乎偏執的追求,大街上打掃得幹幹
凈凈地,行人個個衣冠整齊,男性保持著紳士般的優雅,女性保持著貴婦般的氣
質. 吸血鬼對音樂也有著獨物的癖好,那種讓人內心發寒的鋼琴曲從一間音樂沙
龍中傳出,聲音淒婉悠長,如果是在人類的城市,就仿佛在說——這裏有個吸血
鬼。

  凱恩斯吞了口口水,馬車停了下來,同車的女性以一種十分優雅的姿勢下了
車,年輕的領主也跟著下去。錯著燈光他看清了馬夫,那是一個消瘦的中年男人,
從他臉上看不出活物的表情,至于那匹馬,也好像靜止了一樣。

  「哦,莉娃,妳又帶著人類進來了。」一年男性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但僅僅
一個瞬間,凱恩斯就聽到鬥篷在風中翻折的聲響出現在後背,然後就是一個露出
尖牙的紳士撲向自已。

  來不及反擊了,凱恩斯自認爲是一名一流的擊劍手,但這一瞬間他才意識到
眼前面對的是怎麽樣的一個怪物。姐姐一直以來都是和這種怪物戰鬥嗎?在生死
關頭他竟然冒出這種想法。男性吸血鬼長著長指甲的手抓住凱恩斯的手臂同時,
一種強大的握力就傳了過來,這是與男性體型不符的強大握手。

  「住手,他是親王的客人。」貴婦張開手,凱恩斯可以看到她發怒時的尖牙。

  然後那個紳士一般的男性吸血鬼瞪著她看了一眼,然後收回尖爪,轉身離開
了。

  走開的時候,看到那個男性吸血鬼身邊有著一個漂亮的女僕,然後凱恩斯進
一步發現,城市裏很多居民都有著僕人。男性吸血鬼有女僕,女性吸血鬼有男僕,
這些僕人氣質明顯不如吸血鬼們,雖然都長相靓麗,但從他們疲憊的臉上可以看
出他們的地位。

  吸血鬼們往往將圈養一些人類,作爲他們的僕人,爲吸血鬼提供服務,以及
供應獻血。對吸血鬼生態頗有研究的姐姐曾經解釋過,這些人類的地位就等同于
人類社會中的家畜,是可以隨意獵殺和取樂的,他們最大的作用就是爲主人提供
鮮血。

  不過,對于其它吸血鬼氏族來說的確如此,對于這個氏族來說,家畜往往有
另一種含義. 凱恩斯看到一名路過的男性吸血鬼牽著一條鏈子,係在一名美麗的
女性脖子上,那位有著黑色長發的異國女性就好像動物一樣被牽著在地上爬行,
而她的身體衹覺得象征被虐的皮制緊身衣,露出了女性的下體,身上還有被鞭打
過的痕迹.

  在街角的另一頭,另一名看起來並不算特別高貴的吸血鬼——換句話說就是
吸血鬼中的賤民,正將一名金發的女孩推倒在墻上,將女孩的一條大腿高高擡起,
用長長的指甲玩弄女孩的私處。在更深處,仿佛可以看到同樣的人影在做同樣的
事情。

  接著,他們就來到了娼館,出乎凱恩斯所料,眼前的娼館驚人的大,而且裝
潢地金碧輝煌,將夜之貴族們奢侈的本性展露無遺,在門口可以看到各種體態的
貴婦,美女,穿著性感誘人的服裝和男性進行親密接觸. 哪怕是娼妓,她們也是
上等的姿色,高雅中透露出那種糜爛。

  瑟雷特氏族——記住這個名字,他們就是盤踞在我們國家中,暗色的惡魔,
姐姐一直這麽強調. 吸血鬼在整個奧魯希斯並不算特別活躍的種族,他們往往選
擇隱居在黑暗之中,享受著夜中貴族般的生活。據記載,奧魯希斯的吸血鬼起源
不明,存在了多長的時候也不清楚。但一般認爲他們是從外界而來,這些吸血鬼
之間一共存在著五個強大的氏族,然後生活在奧魯希斯各處。由于吸血鬼駭人的
特征,這個種族雖然擁有強大的力量,但還是遭到人類的追殺。

  五百多年前,西方同盟諸國的吸血鬼氏族遭到至高神法魯斯的信徒們圍捕,
整個氏族全部被當時的神殿騎士們親手凈化,至此之後西方同盟諸國再也沒有吸
血鬼大規模盤踞的痕迹. 剩下的吸血鬼集中在綠水河和帝國暗處,帝國的吸血鬼
氏族長年間不斷引發各種各樣的事件,在帝國,吸血鬼已經融入了當地的都市傳
說,幾百年前不乏有各種吸血鬼參于在重大事件之中,引起了人類與吸血鬼之間
的對立,直到數年前整個吸血鬼氏族被帝國重兵圍剿,浴火而生的龍騎之女從天
而降,用火焰對這個氏族帶來毀滅般的洗禮. 直到現在,衹有叁個氏族存在,其
中兩大氏族潛伏在綠水河,分別是最強大的夜魔氏族——仍然驕傲地宣稱自已種
族優越性,乃是當今最強,最大的氏族。另外就是瑟雷特——墮落而歡愉的夜翅,
這個氏族是吸血鬼中的敗類,以放蕩和無止盡的墮落爲樂趣。第叁氏族乃是密隱
氏族,最爲主張吸血鬼隱密性的氏族,就連他們的所在地都沒有人知道。

  對于瑟雷特的吸血鬼來說,沈迷于墮落的歡愉才是他們的樂趣,據說他們的
淫亂就連同族也看不過去。英俊的雄性和美麗的雌性,以各種另人不堪的姿勢在
城中交歡,放蕩地追逐他們糜爛的本性。

  「親王今天不會見妳,不過他讓我來招待妳,英俊的男士。」名叫莉娃的吸
血鬼貴婦用修長的手指撫摸著凱恩斯的臉龐,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讓人迷醉。無
論從哪點來看,她都是最爲上品的尤物,姿色,氣質和身材都有著一種能點燃雄
性慾火的能力。這讓凱恩斯想起了他的姐姐,年輕的小姐姐一直都是王國的知名
美女,求婚者多到難以計數。不過作爲她的弟弟,凱恩斯叫過姐姐的裸體,他還
記得他偷偷躲在草叢裏,看著姐姐洗澡,看著那雪白的肌膚,堅挺的乳房還有經
過充分鍛煉,細膩又緊致的長腿,看著水珠從姐姐誘人的裸體上滑過時的魅態.
小時候開始,姐姐一直就是很多人心中的女神,高貴,堅強,美麗,典雅,可是
說是人們夢中的情人,就連她身穿獵魔人制服的樣子,也讓人向往。

  姐姐就是死在這些人手中的……盡管從來沒有看到過姐姐的屍體,但他的腦
海中無數次模擬過,姐姐美麗的身體是如何被這些吸血鬼撕開,像個洋娃娃一樣
死去的樣子。每當想到這時刻,凱恩斯衹覺得自已下面硬了起來。

  親王所在的城堡理所當然妝點地極爲華麗,不過最讓凱恩斯吃驚的則是兩排
被作爲標本,以各種淫浪姿態站著的美女。伸出手,輕點她們的肌膚,除了有點
冷之外,肌膚的彈性有如活人。這時候凱恩斯才注意到,這些看似是標本的女性,
竟然全是活物。在她們的底座上,豎有她們身份的名牌,這些美女是出身在各個
年代,不同身份的女性,有一百多年前的貴婦,也有幾十年前的吸血鬼殺手,更
有遠方的女騎士和冒險者。但她們的容貌仿佛如同她們的身體一樣,被時間靜固
了一樣。

  凱恩斯貼近一個美女的身體,感受不到她的生命力,但又能明顯地察覺到她
們活著……就好像,好像身邊的那個貴婦一樣。一瞬間,一種不寒而栗的想法湧
上心頭,這些人並不是活著的人類,而是被變成了容顔不老的低等吸血鬼,詛咒
讓她們的美貌永遠留存,但也同樣讓她們永生永世生活在痛苦之中。想到這些美
女要永遠像個標本一樣站在這裏幾百年,曾經讓人羨慕的美貌成爲了永遠可以亵
的物品時,凱恩斯下體越來越硬了。

  轉過走道的拐角,是一個用餐的大廳,不過吸血食不需要食物,而是血液。

  幾個僕人已經把血液倒在玻璃酒杯之中,可以看到有一個男性吸血鬼正在像
品嘗美酒一樣品嘗鮮血。

  「這是純正處女的鮮血,夜之花莉娃,妳不品嘗一下嗎?」紳士向女士行禮
.

  「不,如果我要喝的話,更願意選擇男性的鮮血,最好是年輕英俊的貴族。」

  說完,凱恩斯就覺得脖子好像被咬了一口,他伸出手,還好衹是幻覺.

  「走道上的那些……」凱恩斯還是忍不住問了。

  「就和妳猜想的一樣,是氏族的展品,收集這些美麗的肉體是親王和我們氏
族的樂趣。」男性吸血鬼溫和地笑了起來,但他的笑意中包含著殘忍。

  「真是,非常有創造力……」凱恩斯走向男子,眼神卻正盯著房間正中央,
被像吊燈一樣倒吊著的赤裸女性,她的美貌就好像聖女般純潔,卻被以最殘忍的
亵渎方式玩弄著。雙手被反綁在身後,雙腿交叉纏在燈具之上,金色的長發倒散
在空中,雙眼則被蒙住,但她的身份銘牌卻插在她的陰道上,又粗又大的純金圓
酒倒插在她的陰道裏,上面記載著她的身份。那是,在托蘭德被稱爲救國聖女的
女性,二百多年前爲了拯救王國,聖少女獻祭了自已,用自已聖潔的鮮血戰勝了
吸血鬼的大公,挽救了整個國家。在傳說中,聖處女以血制血,將自已的神聖的
鮮血作爲武器打敗了最強的吸血鬼大公,流幹了全身的血液而死。但無論如何也
沒有想到,兩百年前救國的聖少女竟然會被變成最低等的同類,成爲了他們的玩
物。要知道,在王國的廣場上,至今還建有她的聖像呢。

  凱恩斯看著救國的聖處女以如以羞恥的樣子被人玩弄,忍不住自已的興奮之
情。而一旁的吸血鬼男性則看在眼裏,露出了同類的笑容。他所坐著的是一個圓
型的玻璃桌子,透過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桌子是由叁個美女支撐起來的,她們都
是全身赤裸,整個人弓著,上半身水平向前伸,頭部正好可以探出來。她們中間
是唯一根柱子,分別橫著伸出叁根橫柱,插在叁個人的陰道裏,將叁人連在一起。

  桌子下方就完全是叁個女性,八條分開的大白腿來支撐。在每個人脖子上都
挂著她們曾經身份的銘牌。

  「這些人……竟然是,原來如此……」終于,凱恩斯明白了托蘭德王國一個
至今末解的懸案。獵魔騎士團是由王國籌建的獨立騎士團,雖然同樣肩負著國防
的任務,但這支部隊真正的目的是卻討伐國內的吸血鬼,他們裝備著最精良的武
器,是名符其實的皇家軍隊,也是國家的英雄部隊。但讓人奇怪的是,每任的騎
士團團長都是年輕貌美的女性,而團長的任期都不超過叁年,就會換新團長,前
任團長都因爲各種原因會失蹤,雖然明面上有戰死和退隱等各種理由,並且由于
王國做爲背後的支撐,一般人也沒有往深處去想。但看著叁位女性脖子上的銘牌
上分別寫著第二任,第叁任和第四任獵魔騎士團團長的時候,凱恩斯才知道這些
曾經的女英雄下場是什麽,原來這些吸血鬼早就滲入了國家的內部。

  這是多麽美妙的一個現實啊,年輕的領主看著身下的騎士團長們,露出了慾
望的笑容。